上一瓶酸奶

写写画画开开车

别来无恙—缘起 (伍)


钟声敲响,空荡荡的家里,齐翰百般无聊的把手中的毛笔放下,纸上的人只轻轻勾勒出了轮廓,唯独那双眼睛几近传神,落笔处一字翰。
洗完了澡,擦身子时听到门外一阵声响,顾不上情况迅速束上外衣就探出身体往大厅喊道。
“齐晟?是你回来了吗?”
回答他的只有播放着热门影视剧的电视机。
齐翰都没察觉到心头那丝失望。
衣服穿的一丝不苟,连素白腰带都打上了个标准结扣。
望向挂钟,接近九点。
正准备关掉电视机回房浅眠一下,大门被重重得敲打了好几下,一下又一下,齐翰迈出的步伐也随之加快。
门外一位西装革履的男子架着已经醉不省人事的齐晟使劲撑着。
“你就是经理口中那位翩翩公子吗?”
“齐晟他喝醉了吗?”
不等男子回答,齐翰上前把人托起往屋里带去。
男子见状快步跟上,把手中齐晟的公文包资料手机一一放在茶几上,帮着齐翰把齐晟架进了床上。
“经理今晚应酬一位脾气古怪的客户,不可避免的喝多了,不过合同倒是签下来了,还拜托公子你今晚好好照顾他一下。”
男子对身着古装的齐翰并不感到奇异,经理口中的美人不就是这般打扮嘛!
“嗯好。”
齐翰抽出时间送人出门后对着床上一身酒味的齐晟一阵骂。
骂完了发泄完,卷起衣肘到卫生间打湿了毛巾无可奈何的给齐晟擦脸,浓酒下肚,那身令人作恶的酒臭味怎么都驱不散。
齐翰正打算给他换件衣服,手伸过去还没解开西装扣子,齐晟睁开那双凌厉的双眼,死死盯跟他身上的西装纽扣作斗争的齐翰。
眼神顿时柔和了不少,拂上那头带清香的长发,在齐翰还没反应过来时,一下把人抱住环在自己的手臂中。
埋在那人白皙的脖肩处,使劲嗅探那股撩拨人心的香味。
感受到怀中身子一僵,齐晟轻轻把唇贴上那道白皙,转而辗转。
炽热的唇瓣刺激着齐翰的神经,喉咙一动,一时半会没有动静,只是眼神底是摸不透的淡漠。
“齐翰……”
“齐翰啊……”
齐晟紧闭着双眼,意识到自己过失的行为时竟无言梗塞起来。
齐翰不动声色的挣开束缚,扯上被子使劲盖上那发酒癫的人。
衣服放回衣柜,他没心思跟醉酒的齐晟动手动脚。
正要离开房间,一刹那停下脚步,不可思议的回望,齐晟用手捂着脸,挡不住那声声抽泣的哭声。
“齐翰。”
“我心悦你。”
脖子上的唇痕还隐隐发烫,等床上的人停止了动静,恢复了平稳呼吸时,齐翰放轻脚步走出去,回到房里作画处。
宣纸上的墨迹已经风干,画中之人犹如含笑静静看着深思着的齐翰。
欲要拿白纸盖住那张令人发愁的脸色,顿了顿,还是放了回来。
许久,房里传来一声轻叹,犹如和风一块糅合随之而散。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