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瓶酸奶

写写画画开开车

Pha×Ming
魔教大法好!
小甜饼系列(ꈍᴗꈍ)
用手机临时剪的
有点瑕疵还请看官们不要介意啊_(´ཀ`」 ∠)__
最后同居直视感不知道你们看没看出来2333

请拥抱我〖Pha×Ming〗魔教粮来了!


请拥抱我

高冷内敛健气校草攻Pha×外热内冷孤僻校草受Ming

一个存在于我心里,最蠢动的暗恋。

双向暗恋线+无女主+慢热向+ooc+有雷慎点+ky请转角离开

Bgm:鹿乃-心做し
        DJ OKAWARI-Flower  Dance

Chapter 1  (Ming视线)

-你住的城市下雨了 很想问你有没有带伞 可是我忍住了 因为我怕你说没带 而我又无能为力 就像是我爱你 却给不到你想要的陪伴-

听着舞蹈室里一群妹子八卦的消息,即使闭上眼睛也挥之不去,刚打算出去清静一会,不料观察了我许久的julie姐把我拉倒角落抱歉的请求我帮忙帮她看一会场,她有点事必须要现在去解决。

我暗想到底是什么急事,见julie姐脸色也有点不好的模样,在还没猜到原因之时,julie姐以为我想要拒绝,连忙拉着我再三请求。

无意看出在空调房里个个短袖短裤而julie姐一件厚重的外套别在腰间如此别扭的一幕,我再犹豫不决也能猜出是什么事了,点头答应后也低声叮嘱julie姐不用急着赶回来,我帮她看好大家。

在收到julie姐的感激后,我很不幸的在喧闹不止的舞蹈室玩了一个中午的手机,快到四点时,julie姐回来了,我在她回来时就赶快溜出外面吹风了。

我大口大口地喘气,迫不及待想要躺在长凳上打会儿盹,可是那种行为有点傻逼,我没胆子去干,只有在长凳上假装等人地坐着。

假装自己不是只身一人。

Yo是在这个时候来的电话,成功使我假装等人的计划变得更加真实。

【嘿Yo,你在哪儿呢!】

〖啊Ming,你一个人干坐在教学楼的长凳上干什么呢?好傻啊哈哈哈哈。〗

【诶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正在教学楼里跟P'pha一块学习啊,他在教我数学,最近我数学不太行。〗

我瘪瘪嘴,还不是因为你上课老打瞌睡怎么学得好。

【这就是你不来练舞的理由?追学长?嗯?】

〖嗷臭ming!怎么这样说我!信不信我立刻下去打你一顿啊!〗

【你舍得离开你的帅学长下来揍我吗?痴汉Yo?】

〖额…那这次就先放过你啦!回去再打。〗

我往P'pha教室的窗户看去,刚好看到yo那张气炸的脸,对着我指手画脚的,随后被旁边伸出头来的P'pha拿书本敲了脑袋才肯罢休。

当学长往外面瞟去时,校道上只剩下我快步流星的背影。

我不清楚学长有没有发现我狼狈的背影,只记得yo那句好像傻子似的吐槽,该死的,下次不假装等人了。

校门口旁的小巷子里有着好多爽口的小吃,我几乎每天放学后都跑来这里吃一碗皮蛋粥,然后捧着冻奶穿过小巷去到另一边的大街上,那附近有一间开了很久的书店。

出乎意料的是,那位店长是一位刚二十出头的女生,书店外面看上去很老旧,这也是很多人选择无视这家店的原因,可没进去过的人不会发现里面是有多干净舒服,没有大声说话的人群,没有胡乱摆放的杂物,到这里来的每一个人都好像有一种默契似的,没有过多的话语,捧着自己喜欢的书在静静地坐在供休息的位置上看书。

我对这里十分之上瘾,每天无论如何都要过来一趟,即使快把感兴趣的书籍都看完了,可我还是依然坚持着每天过来看看书,或者拿着本子写写画画,因为我实在想不出来,我还可以去什么地方,跟什么人,做什么事。

在别人眼里,我总是那么爱笑,爱玩,爱吐槽,像是有着很多猪朋狗友的模样,又像是一位风流债巨多的公子哥,可实际上,我不喜热闹,不愿玩耍,不爱说话,要说朋友也就只有那么一个,我从小的玩伴,Wayo,只是他现在忙着追求自己暗恋许久的学长,我便总是独来独往,私下也变得更加孤僻了起来。

不过一个人也不错,耳根清净。

我那个麻烦鬼姐姐打电话过来时我正在书店里打盹,被手机的震动给吓出一身汗。

〖喂我的小少爷,今天我要加班到九点才下班,你有什么打算吗?〗

【我会提早在店门口等你。】

〖唉哟跟你讲上次我同事竟然以为你是我的小男友哈哈哈哈你说意不意外惊不惊喜哈哈哈〗

【……你连亲弟都不放过吗?】

〖才没有啦啦啦对了今天在学校怎么样啊有没有跟小yo一块去练舞啊?练的怎么样啊?〗

【回去再说,挂了。】

不管对方的大声抱怨我直接给挂了电话。

其实也并不是只有一个人,我还有一个很爱折腾的姐姐,她是父母外出工作时这个城市里我唯一的亲人,虽然我很嫌弃她总啰嗦又爱八卦我在学校的生活,可是不可否认,我对她的爱并不亚于她对我的关心。

拍拍脸打算继续睡时,我听见店长小姐姐打碎花瓶的声音,意料之内的事情,在这里混久了,每个熟客都知道这位年轻又活力的小姑娘其实是个特别笨手笨脚的人,总是打翻水打碎杯子碰倒挂墙上的壁画……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这倒也算特色之一。

我忍不住笑出声,像往常一样走到她旁边帮她收拾,我看到她窘迫的神色,轻声安慰几句,不料她一个苦瓜脸一开声就惹来大家的大笑。

〖这可是这个星期第三个被打坏的东西了……〗

我发现想要憋着不笑出声也是件很难的事。

【别委屈,这个星期比上星期要好得多。】

要知道,她上星期一天就打烂了两个杯子。

这个好了,客人们都只顾着笑话小老板了,我趁这个时候把地面都收拾干净了,抬眼看向门口,下意识手一紧,玻璃片差点割破手掌心。

Yo跟P'pha正望着我,像是打量了许久,然后yo一脸发现新大陆的感叹道。

〖没想到啊没想到,居然还能在这个地方遇到臭ming ,还这么英雄救美呢哈哈哈哈哈。〗

我感觉此刻的我跟店长小姐姐一样尴尬,满手的玻璃碎片也不好说什么,只好点点头溜进了卫生间。

出来时他们两个正坐在我桌子旁边的位置上有说有笑的,或许应该是yo又说又笑,而学长只是点头会意,可我不知怎么的,居然从里面看出来一丝宠溺的味道。

没由来的心慌。

回到位置上时看见yo一直在冲我抛眼色。

〖我的好朋友,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跟那位小老板的关系啊~〗

我没好脸色地甩他一个眼神。

【滚啦才没有呢,你以为是你吗,整天想着追求真爱!】

没想到yo的脸突然就红了,还很不好意思的那手肘推我,我被推的心烦,只好装睡过去,随后听着他们讨论数学问题的嗡嗡声。

算了,就当我是不存在的吧。

【N'yo,我觉得还是先别讨论了,你朋友正在休息呢。】

〖嗯?P'pha是在担心ming被吵到吗?〗

【嗯。】

〖哎哟不用管这个臭ming啦,我都当他不存在的。〗

【可是这里很安静呢。】

听着听着我就睡成一头死猪了,我这心里头倒是没刚才那么郁闷了,倒是这个该死的yo,睡醒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Ming,该醒了喔?〗

〖Ming,现在很黑了喔。〗

店长小姐姐轻声呼唤我时,还没回过神的我被yo狠狠的敲了脑袋,该死的,就知道趁我现在还没睡醒就报复我,死yo!

〖猪头ming!快醒醒啊!〗

【干嘛啦…】

我连话都说不好,脑袋很沉哎,不要再敲我了好吗死yo!

〖我说你还要在这里磨叽多久啊,还没吃晚饭呢!〗

【唔…我不太饿啊……】

我被yo拖着出去还不忘跟店长小姐姐告别,接着就差点被yo扔到街道。

〖你怎么还有力气调戏小姐姐,我都快要瘫地上了!〗

在路灯杆下站着的我被晚风吹的连打了几个喷嚏,这才神智清醒了不少,看着门口就我们两在这拉拉扯扯的。

【不对劲儿啊,学长呢?】

〖他有事先走啦,你到底还要不要陪我去吃东西?〗

【我说,今天你家不是有亲戚来吗?怎么不回家吃?】

〖……〗

看着yo的脸一阵青一阵红,我笑得快缺氧,这个健忘鬼肯定是把这事忘到天际了,谁让他整天只想着学长学长呢。

〖Ming,记得帮我祈祷!〗

Yo坐计程车回家前给我拜托了这句话,被我毫不留情的拒绝了,我的祈祷如果真有用的话,那怎么不见我的愿望被实现?

Wayo你这个头号天真鬼!

想着还没到时间去接人前,我打算去这附近的商场里好好效劳一下我饿了一下午的肚子。

只是不明白这个商场今晚意外的多人啊,快被挤成肉饼的我在人群中艰难的行走着,拜托我只是想进去找家没什么人的店吃个晚餐而已嘛……

不知被哪位不看路的使劲一撞,我兜里的手机就那么一瞬间差点被一双手给拿走,我死死捂着手机,伸长了脖子往外挪着。

许久没有在这么热闹的地方跟这么多人挤在一块,我的整个身体都处于排斥的状态,与陌生人肌肤相碰的地方起了一阵鸡皮疙瘩,有那么一种想法,要不别去吃饭了,直接回家洗澡吧……

突然一双节骨分明的手握住了我的手臂,我以为又是来偷手机的人,心一横,用力想把他甩开,谁知那人并没有任何放手的痕迹,然而把我往回拖。

我惊的一回头,不回头还好,一回头更惨,居然是P'pha!

见我看到他后便冲我点点头拉着我继续在人群中穿梭,我感觉我现在的脸比吃了屁还要难以形容,心中有无数个问号却一一没想出答案。

待他带我到了一个类似后台的地方,还未开始认真打量这里,我就被P'pha出声“讨伐”了。

〖刚才是有多危险?我看到你手机被偷了?〗

【呃,其实是差点被偷走了,我反应比较快……】

〖我在台上看着,你还被撞了一下?〗

【啊那个没事的啦,学长不用担心…】

不敢抬头与他直视,我发现我在他面前有时候怂的要死,一点都不像之前的我,可我明明也是练过泰拳的人啊,怎么就…怎么就……

〖你要去哪?〗

【吃晚饭……】

〖八点钟吃晚饭?〗

【是的…】

我一直低着头玩弄自己的衣服,隐隐约约好像是听到p'pha的叹气声,好奇的抬头时却意外的与那人的视线交错碰撞在一块。

我这才发现后台是有多昏暗,硕大的地方就只有几盏老旧的灯泡,刚才进来时还在忙上忙下的工作人员这个时候也全都不知去哪了,整个后台安静的有点吓人。

但也正是这个时候我发现了原来p'pha的眼睛里有小星星,像是会发光一样在牵扯着与他对视的人的心,他认真起来的表情与平日里不同,我说不上是什么感觉,我们的接触不多,如果没有yo,我甚至这辈子都不可能与他有任何的交接,更别说现在能与他面对面说话。

这一件被我盼望了许久的事,却在今天,实现了。

Yo,也许我的祈祷真的是可以起效的。

〖这样,等我换衣服,一块去吃饭。〗

【啊咧咧???学长你是在开玩笑吗???】

〖就等一会儿,我很快出来。〗

哎回答了我的问题再走啊!

我深呼吸了好几下,只希望待会在单独相处时能不这么尴尬,可事实上flag不可以乱立,这种淡淡的尴尬一直伴随着我们点好餐为止还未消除。

在一家较为安静的小餐厅里我们面对面坐着,旋律动人又浪漫的法语歌奏响时恰恰好缓解了一下我们之间的尴尬,我也没刚才那么怂了,开始“光明正大”地看着周围,趁机打量起眼前的这位校草大人。

普通的白衬衫穿着这种身材上真的是找不出任何瑕疵啊,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人存在……

〖好累…感觉不吃饭也可以睡死过去的节奏。〗

……p'pha这是在找话题吗?

【学长刚才是有演出吗?】

〖嗯没错,一场小型的走秀而已。〗

屁啦小型的走秀还来这么多人你怎么不去市场买西兰花开单车去公园里瞎逛穿运动服去球场打球啊!

【嗷学长很厉害啊,不亏是一届传奇的校草。】

我只是随口夸夸,没想到他竟沾沾自喜了起来,至于那么高兴吗…

〖我觉得,今年最有可能成为校草的人选……是你。〗

【啊?学长你又在拿我开玩笑么?】

〖你十拿九稳。〗

〖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再说了,我还是评委呢。〗

说完他好像有觉得不够说服力似的又添了几句,不说还好,说了之后我觉得我又变回刚开始秒怂形态的我了。

感觉脸上火辣辣的,被夸的感觉很奇妙,又紧张又怕说错什么话被对方留下不好的印象,最后我只好对他来了一下表示感谢的微笑。

【谢谢学长这么看好我。】

〖……〗

突然他不说话了,只是闷闷的嗯了一声,搞得我一头雾水的,又不知道该怎么做,想努力找话题却发现我平日里那副欢脱的伪装在他面前居然失效了,哑口无言的我在无奈之下只好盼着快点吃完告别。

果然我们俩是最天生不合的吧。

这顿饭吃的我莫名想甩钱走掉,像是吃了把巨毒的刀片一样憋屈,可我就是想不出我说错哪句话了,是怎么惹得他不开心了。

AA付款后,我拎起包准备告别离开,他像是看出我要做什么似的,连忙请求我陪他去买奶茶,说是要带回家。

耐不住请求的我想着反正也是顺路就先跟着去吧,去了之后我才发现,原来长得好看是可以有这么多引人注目的福利,奶茶也可以不收钱免费续杯加料的,只要你同意一块合个照放在店里装饰……

P'pha轻车熟路的付钱买了两杯原味奶茶后,站回我身边时发现我笑的嘴都要歪了。

〖干什么笑?〗

我看着他的脸冒出好几个问号,这使我的笑意越发越浓烈。

【你怎么不去跟她们合影啊?听说可以不用付钱呢哈哈哈!】

〖…我是不需要合影就可以喝到免费奶茶的人。〗

【…你还要不要脸?】

我当他中二魂复燃后又开始瞎扯淡时及时给他一个白眼,片刻后又愣住,想起对方是谁这么一件事。

【呃学长刚才我不应该…】

〖不应该什么?〗

【不应该那么直接笑话你…还冲你翻白眼…】

〖我倒是觉得你刚才挺好的。〗

【啊?啊??啊???】

〖我的意思是,你做自己才是最好的。〗

【……】

不可不说,我实在是有点感动,这句话有多久没人跟我讲过了,做自己才是最好的,可是又有谁知道,想要做自己才是最难的。

【学长,谢谢…】

〖嗯,来我送你回家吧。〗

P'pha在说完这句话时趁我不注意摸了我一把头发,害得我又开始结巴起来,险些进了套路。

【好啊…啊?什…什么?P'pha你要送我回去吗?!】

〖嗯,你介意吗?〗

P'pha见我结巴起来也开始有点严肃了起来。

〖其实我家就在XX路那里,如果顺路的话我想可以一块?〗

不好意思的下意识在身后捏了一把腰间的肉,被疼的差点变脸时,我这才肯定了今晚的真实性,原来今晚发现的都是真的,是真的!

【这么巧?我家也在那附近呢!】

如果我是匹诺曹的话,此刻我的鼻子应该是要变长了…

〖那一块回去?〗

我偷偷看了一眼手表,八点四十分了……

【嗯,好啊。】

噢,我亲爱的姐姐,请你暂时忘掉你这个弟弟吧……

从商场走到xx路用了十五分钟的时间,我们两走走停停,看到装潢优美的店铺总是默契地停下来,只用一个眼神交流后便进去逛的一圈拎着东西出来,没有刻意的找话题,我们一路上聊得水深火热的,如果这个时候被yo撞到,他肯定会以为我跟P'pha是认识已久的朋友,可能还会怪我为什么瞒着不告诉他这件事情。

与P'pha的交流也使我放下了方才的拘束,他允许我对他不需要用敬语。

就这样,不用在意表情管理,也不用在意路人眼光,我感觉有许多憋了很久很久的话,此时此刻想要告诉身边这位即使每一次回话都十分简短但你却总是能在他脸上看出在认真在倾听的人。

但是我意识到,我们才熟识不到几个小时。

心里面那份悸动被我不留情面的压下,我感觉有什么东西打翻了似的,心头一股无名火在折磨着我。

见我一时不说话,P'pha像是察觉到什么似的别过头来看我。

〖听别人说你练过泰拳?〗

【是yo告诉你的吧?】

我换上一脸八卦的样子对P'pha挑眉,不料被他抓了一把脸,掐的我左脸一块红。

〖你想什么呢笑地这么诡异。〗

【P'pha你听不出来我的意思吗?】

我偷笑着准备躲过他第二次偷袭,却发现他根本无视了我的反问,反而擅自转移了话题。

〖像你这么有趣的男生,平日里也许多女生喜欢的吧?〗

喂喂喂这个话题转的也太生硬了吧!

【比起学长我差远了呢。】

〖那,你有女朋友了吗?〗

【嗯?我啊?没有啊。】

【学长你呢?有喜欢的人了吗?】

我假装不上心的问着,对一个朝我们偷看的女生笑了一下,惹得她害羞的快步离开了。

〖嗯,可是我不确定他是什么想法。〗

【哪会有舍得拒绝学长的女生啦?】

只见P'pha若有所思的笑笑,感觉快要陷入僵局时我看到了xx路的街牌,来了!避免发生尴尬的机会!

【Pha,快到家了吧?】

〖嗯,再走几个门口就到了,你呢?〗

【啊…我…我还要再继续走,在巷尾那边!】

〖那我再陪你走一段吧。〗

啊啊啊天呐我要怎么怎么圆这个谎啊!

【不用啦,学长你就先回去吧,我不好意思让你送我那么远呢。】

没办法了只好继续扯了。

〖嗯…〗

P'pha又一次换上了那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我生怕给识破,推着他就往他家门口走。

〖你别再叫我学长我就答应你这个请求,怎么样?〗

我还能怎么样?我也很绝望啊!

【好,一言为定。】

看着他顺利进了门口,我一直绷紧着的一颗心可算是轻松了下来,这个跟yo一样不好对付的人啊!

【呼…】

糟糕…!

我眯着眼睛去看时间…

九点钟了………

噢!亲爱的姐姐!原谅我!!!

等赶到目标地的时候我好像看到了一个张口就是喷火的泼猴在冲我咆哮着跑过来。

别!别!好像怪兽!

〖呀!你到底跑哪去了?!居然还要我等你??〗

【我有点事耽误了不好意思啊,这样吧,请你吃你最喜欢的披萨?怎么样?】

〖臭ming!你以为一份披萨就可以让我原谅你了吗?你最好给我说清楚你干什么去了!〗

果然,生气中的女生都是这么难缠的吗…

【你到底要怎样才肯原谅我?姐…】

〖实话实话!还…还要披萨!〗

贪心的女人!!!

【我…我跟一位学长一块吃晚饭,还散了会步,就迟了一点啊……】

〖就两个人啊?〗

【嗯…你问这个干什么啊!】

我看着她嘴角那一丝笑意心生凉意,早知道还是不说了……

〖我亲爱的弟弟,姐姐懂的~〗

你到底懂什么啊!你这个自作聪明的女人!!

【你不要胡说八道好嘛!没有你想的那种东西啦!】

〖我可是照顾了十几年的人哎!你以为我看不出你现在其实很开心的吗!你这个!闷!骚!鬼!〗

……

【披萨没有啦。】

〖ヾ(༎ຶД༎ຶ)ノ"我错了嘛!!!〗

真是怕了这些说话自带颜表情的人了……

祈祷上天也让我的姐姐变得靠谱一点吧!!!

拜托了!!!




写文的有话要说_(´ཀ`」 ∠)__
-如果有人喜欢看的话希望多多留言支出错误呐,看反响我撸下一章吧,比较站魔教好累2333333-

下集要播我最盼望的画面了啊啊啊迫不及待╮ (. ❛ ᴗ ❛.) ╭

【三图三帅】怎么看都是万丈光芒的怂怂呐ヽ(〃∀〃)ノ

狂野三人组∠( ᐛ 」∠)_
图二是少奶奶跟四嫂铜矿_(:D)∠)_

【多图Orz】
怂怂白t顺毛简直帅哭_(´ཀ`」 ∠)__
两人相处模式自动老夫老妻太日常太萌了(๑´ڡ`๑)

Wayo简直是“护夫宝”一般的存在呐๑乛◡乛๑
还有怂怂你的小表情实在是太多了Ծ ̮ Ծ

【逸真】电灯胆(中){暗恋向}

ψ(`∇´)ψ可算是放寒假了呼啦啦趁去画室前几天赶紧更文
作为亲妈我居然觉得虐着好爽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总觉得我这样有一天一定会收到一大箱刀片……
暗恋向的故事从来都是虐心的(现实中大多数be,除非你有勇气去捅破那一层关系)
再加上三角恋,如果能HE你们一定要给我大大的奖励啊等团哈哈哈哈
一边听电灯胆一边撸文真的觉得这首歌太切合真真在这里的设定了!!
小虐怡情大虐伤身
看官们今天的粮来啦~
日常笔芯♡
再说一句,今晚这文不知合不合你们的口味,毕竟我发完就要去码三十题辣233333
说好的二更跪着哭着也要写完(´இ皿இ`)

—————————————————————

(中)
羽还真病了足足一周,在床上躺着一睡就是一整天,白庭君以为他又开始犯瞌睡了,正想过去摇醒他,不料却被对方灼热的体温给吓到,他亲眼所见,羽还真盖着厚重的棉被,大热天的浑身上下抖个不停直冒冷汗,可那体温吓人的很,想是要把人给烧坏。

白庭君打电话给了雪飞霜,那个与羽还真有着血缘关系却是不同姓的姐姐,说是偏执弟控也可以说是个奇怪的人,向来都是独来独往,但由于长相跟气质都是极好的,自然被学校一些人称之为女神。

但白庭君觉得要是被别人知道这个女神般的雪飞霜其实是个可怕的弟控会不会很好玩啊?

说雪飞霜是个偏执弟控并不是开玩笑的,电话刚打没过多久,房门就。被重重的扣响了,正如来者一样火爆。

“还真怎么会这样?”

雪飞霜毫不客气的闯进来,坐在羽还真床沿边,轻轻地掀开被角,在了解情况之后那脸色,白庭君更多的觉得那是在发怒。

“不知道啊,自从那天回来后就成这样了。”

“那天?去干嘛了?”

雪飞霜不慌不忙的问道,手下的动作却是一个都停不下来,那双白皙滑腻的双手端着洗脸盆等水、打湿毛巾、给羽还真擦脸,干起粗活来竟然也如此熟练。白庭君压下心中的惊讶坐在一边把那天羽还真出去的时事情给说了一遍。

“对了,回来时候他的眼睛是红的,唉,你也知道,他对那个风天逸真的是痴情,回来之后装作啥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像平时那样该干嘛该干嘛,然后就躺下睡觉了,结果成了这幅鬼模样,我真的是……”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

雪飞霜觉得要是自己不打断的话,这个人一定还会自圆其说下去,啰嗦的男人不多,但一个就有的她受了。给羽还真换上新的湿毛巾放在额头,轻柔的呼喊着他的小名,试图唤醒正在挣扎中的羽还真。

像唱着童谣似的,童年缺乏父母疼爱的雪飞霜跟雪凛在互相体谅与关爱中成长,后来接回来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后,两人更是对他百般疼爱。

像是要把童年那一份缺失全部都补回在这个孩子身上,在这个能带给他们温暖与幸福的弟弟身上。

羽还真像是感受到了雪飞霜的呼唤,在一遍又一遍的安抚下,终于没了方才的大动静,陷入了深眠。

对上白庭君探究中带着疑问的眼神,雪飞霜缓缓开口,“真真他从小丧母被接回来时还是个哭闹着要找妈妈的小屁孩,是我跟哥哥亲手带大的他,他小时候经常发恶梦,每当深陷噩梦中不能解脱时我就会这样做,他就会好转,没想到这都过了这么久,又发生这种事了。”

“姐姐……”

床上的羽还真像是在讲梦话似的囔囔细语,雪飞霜却想起了以前的往事,那些他们手足之间才有的温情,似缠绕在手心又坦然舒心的细缕,永远都不会分开。

“我决定了,我要帮真真,而你,也要加入来!”

白庭君只觉得无辜躺着中枪是不是太冤枉了啊?!还有连反驳的机会都不给了这不公平啊?!

所有的抗议在收到雪飞霜狠狠地一瞥后化成了无言的点头。

羽还真这边情况也不太好,他只觉得自己满脑子要炸裂般疼痛,无法集中精力,他想醒过来,可总像有什么东西缠住了他不让走似的,他嘶吼大喊都没有反应,他根本发不出声音。

此时的他是个虚无的东西,飘飘然的,像是风一大都会被吹散的气体 在空气中凝聚成一块。

随后像是抽出灵魂般的痛苦,无声的嘶吼后终于化成几缕虚化的气息在空中飘忽不定,缓慢凝聚。

这已不是第一次灵魂出窍了,第一次那会儿羽还真以为自己撞了鬼,吓得气息差险不稳被风吹散了,后来再经历几次后才开始操纵自如了起来。

望了一眼宿舍里正在苦思冥想策划着什么的雪飞霜跟白庭君,羽还真缓慢的往窗外飘出,窗外的桂花树开了,花香呛鼻般芳香,有带着丝丝心动。

风天逸每天都会在宿舍区的篮球场打球,不过他似乎不太喜欢与人相处,总是独来独往,有时候身边跟着几个人,看那副相处的模式,不像兄弟倒像一群小跟班似的。

羽还真如往常一样来到了篮球场附近,果不其然地看见那一抹矫健的身影在球场穿梭,挥汗如雨却不失风度,每进一个球,身边的小姑娘们又是一阵喧闹,羽还真站在风天逸的眼前,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满腔此时一片柔软。

虚晃的灵魂在空中几尽透明,平日里羽还真总是把那一份感情小心翼翼的瞒着藏着掖着,丝毫没有一点破绽,可这个时候,没人会发现,也没人能看到,那双平日对人总是友好的眼神里,已经是溢满了爱意。

似甜糖,又似湖泊,甜而不腻,深不可及。

"天逸!你好棒啊!"

易茯苓在人堆里走出,满口都是对风天逸最大的称赞,随便还给他拿了一瓶矿泉水。

风天逸穿过羽还真与易茯苓闲谈,而羽还真愣在原地,刚才那一擦过,像是稍一入神就可以真的触及到,一种奇怪的感觉在心中蔓延开来。

"天逸,你现在要去哪?"

"洗个澡去图书馆。"

"那我可不可以跟你一块啊?"

"可以。"

易茯苓跟风天逸已经走远,羽还真站在原地望着,眼里的落寞像是极力要甩去,换来的却是更深的落魄。

如果说在篮球场上挥洒自如的风天逸就是一抹初生的太阳,满腔的热情让人止不住靠近,那么在图书馆安静看书的风天逸就是一块冰冷的琥珀,即使不说话不做任何引人瞩目的行为,也带着让人不可无视的气场,令走过的人都忍不住多看两眼,在收到身边易茯苓强势的眼神后才稍稍回神。

羽还真坐在风天逸的身边闲着无聊,只好凑过身去同风天逸看同一本书,图书馆真的是个安静地吓人的地方,易茯苓不爱看书,她只是想跟着风天逸,百般无聊的她趴在桌子上睡的深沉,羽还真这边竟也看书看的入神忘了时间,待风天逸合上书起身时,他才回过神来跟随一块走了。

风天逸在书架上找着书,羽还真凑得近听清了他口中一直念着的书名,便一块寻找。

羽还真在一排老旧的书籍里找到了那本书,难以压制的欢喜使他忘了自己的处境,竟伸出手去拿出了那本书,并没有意料之内的穿过。

书本正被他握在手里。

风天逸也找到了此处,看着满脸惊愕的羽还真,又看了一眼他手上拿着的书,漆黑如墨的双眸看不出有什么波澜,一如既往的冷清。

"你怎么在这里?"

两人僵持的站了好久,风天逸出奇的先开了口。

"啊?我…我…我来看书…"

羽还真还没能从刚才的事情里反应过来,一时有点语无伦次,被他这样的反应弄得风天逸竟觉得分外想笑。

"别这么紧张,我又不凶。"

少见,奇怪,一向高冷待人的风天逸竟调侃起自己来,羽还真更是口齿不清了,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清楚。

风天逸不等他说完就走到了他面前,高了羽还真半个头的身高一时间出现挡住了羽还真飘忽不定的眼神,手里的书也被拿去,耳边传来风天逸好听的声音。

"谢谢你帮我找到了我一直想找的书。"

那人应该是很开心,连嘴角都弯了起来,那双充满魔力的眼神里只有羽还真一个人,一时间,羽还真还真的傻了似的,直盯着那双眼睛也忘了自己已经不再是灵魂状态了。

"羽还真,你长得可真可爱。"

一句话像是要把那心里埋得死死的秘密被戳破,羽还真连忙移开了眼神,支支吾吾的说要回去了,逃的似的跑了。

风天逸留在原处,看着那人落荒而逃的背影,刚才羽还真跑的时候惊起了一阵风,满腔的桂花香在空中蔓延着,心里的问题也在那一刻有了答案。

【逸真】电灯胆(上){暗恋向}

跟你们讲,继手机爆屏后今天我的眼镜又没了(哭笑不得)
舍友向我抛糖果(大份的)
我怕砸掉我的眼镜,然后我自以为是的一躲……
往身边的人上一撞……
现在我的心情是崩溃的ಥ_ಥ
开个新坑慰藉心酸(๑•ี_เ•ี๑)
这是一个狗血的三角恋设定(呵呵)
单向暗恋(没错!开虐的前奏!)
设定如下:
风天逸:作为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霸道总(校)裁(草)在作死撩汉欠刀片的路上越走越远……

羽还真:披着傻白甜的小灰狼表面有多傻内心就有多心细敏感(来来来让我抱抱)后面突获能灵魂出窍的奇异能力(是福是祸你们看文去→_→)

易茯苓:作为一个左手牵着性冷淡青梅竹马右手挽着傻白甜男闺蜜的小美人,后期也许会黑化(三角恋总要有个狠角色┐(´-`)┌,希望写的妹子不要太渣是我的愿望。)

白庭君:羽还真的舍友兼好基友虽然对易茯苓有好感但绝不做渣男是他的宣言!!!

雪飞霜:羽还真的姐姐兼风天逸的同班同学,偏弟控出没无常是众多校友心中认同的女神(跪舔…)

希望这般狗血的设定并不会破坏各位看官的好心情♡笔芯
(结局能不能he还需要看你们的意思┏( ಠ_ಠ)┛)

BGM:邓丽欣—电灯胆
—————————————————————

你是我写在日记里最小心翼翼保护着的秘密
             ——羽还真
(上)

羽还真在镜子前打量了很久,身上的衬衫已经被他扯了好几遍有点起皱了,镜子里的人长着一副好看的娃娃脸,衬着正气凛然的浓眉大眼不仅不显得违和,还十分之呆萌。

白庭君一进门就发现那个在宿舍里折腾了一半个下午的人居然还没出门,靠在墙上颇有雅致的看着羽还真打理发型。

“都这个点了不怕迟到吗?”

只见羽还真抬头去看时间,发现的确是要迟到了,慌慌张张地冲到门口准备穿鞋子。

“等一下。”

白庭君伸手拦住了羽还真,板正他的身子,把他衣服上的领口整理好,给了羽还真一个鼓励的笑容。

“…放轻松点,是去吃晚饭不是上战场。”

“嗯嗯,回来路上我给你买你最爱吃的臭豆腐。”

“…那等你好消息。”

白庭君忍了好久才没让自己的拳头挥出去。

羽还真笑的一脸人畜无害换好鞋子向还在石化的白庭君挥挥手出了门,不知道为什么白庭君都感觉羽还真今天的情绪特别兴奋,连关门的力气都轻了不少,难道就这么值得他开心?

想到这里白庭君不由的叹了一口气。

傻瓜,三个人的约会做电灯泡你都那么开心,真是没救了。

羽还真担心迟到拦了出租车就往市中心赶去,时不时低头看表,越是快到达目的地,他的心跳就越急促,付钱时才发现自己满手心的汗。

司机平日里见过许多副面孔,就没见过从上车一直笑着到下车的,打趣的问道。

“小伙子是去约会吧?笑的这么开心。”

羽还真听清了,连忙摆手否认,“不是啦,是约了同学一块吃饭而已。”

话是这么说,可羽还真嘴角的弧度却是更弯了,迈开轻快的步伐往他们约好的地方跑去,发现根本没人在那里。

羽还真四处张望,开始苦恼自己是不是来的太迟他们等不及了所以就先去了,打电话也没人接听,一时间慌了手脚不知该怎么办。

“真真!你怎么这么早啊!”

等易茯苓挽着风天逸过来时,羽还真已经在这里站到腿都麻了,听易茯苓一说,连忙低头看时间,离他们三人约好的时间已经过去了近二十分钟。

风天逸拿出被易茯苓挽着的手臂,漫不经心的往商业街区不远处的大阁钟望去。

“我让你快点出门你不听,看,迟到了。”

易茯苓被这么一说,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了起来,拉起羽还真就开始道歉,羽还真说了好几声没事没事这才消停了下来,三人往指定的餐厅走去。

这是羽还真吃的最久笑了最久的一顿晚餐,全程下来,他说了不到十句话耳边尽是易茯苓的欢声笑语跟风天逸时不时几声嗯哦好的。

这种气氛持续到下半场的电影院,虽然是易茯苓坐在他们俩中间,可不能让人大快人心的剧情让她总是忍不住别过头跟两人讨论这个那个,惹得羽还真都无心继续看了,低声也开始加入讨论。

“这一段的剧情也太狗血了吧??这么玛丽苏的剧情编剧肯定是言情小说看多了,哪会有人暗恋别人甘心情愿去当别人的电灯泡啊!”

羽还真抿了抿嘴,耐心的等易茯苓吐槽完后压低了声音又小心翼翼的回应。

“也许那种爱慕之情已经足以让他舍弃自己的理智以及自尊呢?”

好死不死,羽还真说这句话时心虚得很,抬头往风天逸那里看去,不料对方正盯着自己,昏暗的电影院里,风天逸的脸被屏幕灯光照亮了,那双说不上好看的眼睛在与羽还真对视上的那一刻,羽还真不知为何,差点没法再移开了。

幸亏对方没打算继续再对视下去,只是转了过头专心致志的看起了电影,可羽还真不知怎么了,那双眼睛总是会时不时看向风天逸,也无心再理会易茯苓的言语,只有三言两句给敷衍了过去。

电影已经结束了,三人走出商业楼已经是接近十点了,羽还真看着路过的行人脸上洋溢的笑容,情不自禁的也随着笑了,可这心里头并不是什么滋味。

刚才风天逸给买单的时候易茯苓就偷偷拉着自己的衣袖再一次提醒了他今晚的任务,就是半路假装自己要离开了,给他们两人单独相处的机会。

当风天逸准备开口询问接下来要干嘛时,羽还真扯出了他最灿烂的笑容,一脸抱歉地对两人说道。

“我突然有急事,要赶回学校,真是太抱歉了,你们两人要好好玩啊!”

“什么?!真真,你也太扫兴了吧。”

看着那人笑的眼睛弯弯,在易茯苓的抱怨下越来越抱歉的道歉,最后在易茯苓百般不舍的告别之后,准备转身离开的人羽还真意外的听见了风天逸的声音。

“需要送你回去吗?”

“啊?”

羽还真惊讶的回过头,惊喜交集的表情在他脸上瞬间变得黯淡,他对上易茯苓的眼睛,那双充满小鹿般活泼开朗的眼睛,此时此刻正注视着风天逸,眼底的爱意已经要涌出来。

“我说,需要我送你回去吗?”

以为羽还真没听清楚,风天逸很耐心的再次开口。

“不,不用了,你好好陪苓姐姐玩,我可以坐出租车回去,就不麻烦你了……再见。”

羽还真转过身去开始懊悔自己的无用多言,明明已经答应了易茯苓的请求离开,却心怀期待的希望能听见对方会挽回的话语,故意放慢了脚步,直至听见两人远去的脚步声以及易茯苓兴奋地上了一个调的笑声在耳边环绕。

羽还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已经是满脸的泪痕,在行人的欢声笑语间,他一边用手抹去那不断涌出的泪花一边强颜欢笑着。

他经常听见白庭君嘲笑自己,傻瓜 笑着哭才是最难受的!只是他从来都是傻笑着回应,然后总是被白庭君气的大骂,那个风天逸有什么好的?怎么就让你这么喜欢他?!你迟早要被他伤透心你才会明白!!

被易茯苓挽着手要往远处美食街走去的风天逸不知怎么,回头往那人离去的方向看了一眼,距离有点远,远得他看不清羽还真在做什么,只是那个姿势很惹人注目,像是委屈的人不停的在抹眼泪,身影渐渐模糊不清,耳边却像是清晰的听见了那人抽泣不止的哭声。

“天逸?天逸?你在想什么呢?”

见风天逸奇怪的反应不禁想让他回过神来的易茯苓大喊着这才把风天逸从那恍惚里拉了回来。

“想什么呢?都听不见我讲话了。”

“没什么。”

易茯苓小嘴嘟囔着,一副不相信的模样,被风天逸无视了过去,突然想起了羽还真,入目的场景还历历浮现。

刚才…他是哭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