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瓶酸奶

写写画画开开车

别来无恙—缘起 (肆)

渐入转凉的日子里,齐翰在家里待着时就会穿自己的白衣长袍,小蛮腰裹得紧实,每天都花点心思坐在镜前打理着头发,天天换花样。

齐晟每天起来都看见一个古人在家里看着一些匪夷所思的行为,整得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敢问你早上刚睡醒就看见一位古人在你家里看着综艺节目台还冲你来一句“衣衫不整就这样出来成何体统?!”你能不发懵啊!

齐晟对着办公桌上堆满的资料犯头疼,习惯性从抽屉里拿出烟准备来一根缓解缓解压力,看到空空如也的抽屉他才想起,前几天齐翰在家闻着他的烟味死呛了好久,一脸你不戒烟你就要死在我的剑下的表情瘆的慌,连夜把家里的烟都装到垃圾袋里第二天就扔外面去了。

“唉。”头更疼了,齐晟揉着太阳穴一边叹气一边到厨房里拿出罐啤酒。

没有烟雾缭绕的日子喝点酒总行了吧。

回到办公桌前正喝上几口酒,齐翰一身白衣就往房里缓缓走来,见到齐晟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脸上的笑意更浓。

“见你工作这么忙本王给你做了能缓解头疼的茶——”

本来眉开眼笑在看见齐晟手上的啤酒后一时没了声音。
手上端着的茶也有点拿不出手,强欢颜笑几下转身要走。

“齐翰!”

“嗯?”

齐晟放下手中的啤酒,上前拉住齐翰把他按下坐着,拿过他手中的茶试了试,一阵芳香先是让他一时晕眩,嘴里弥漫着满腔花香,回味无穷。

又是一大口,待全部下肚才发出满足的表情,心中那道闷气也像是被驱散,齐晟睁开眼看向齐翰。

“这茶真是太好喝了!我感觉都没刚才那么焦躁了,神奇了。”

他看见齐翰脸色的变化,似刚进门时嫣然一笑,被夸奖后洋洋得意的扬起眉毛。

“那是,你也不看看是谁泡的茶。”

齐晟心里一软,放下茶杯,拿着啤酒往外走。

“我去拿点小吃过来过来吃。”

齐翰偷偷歪着头往外偷瞄,见齐晟顺手把啤酒扔进垃圾桶时才回过头,脸上不止的笑意出卖了他的想法。

齐晟回来时看到齐翰上扬的嘴角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我说小王爷,心情很好啊?”

“你不也很开心?”

“哈哈哈你这幅傲娇模样真的是标志啊怎么这么可爱呢!”

“…咳咳,不得无礼!本王百战沙场一方武将让人闻风丧胆,此等威严人物,你竟说本王可爱!”

“你要是耳朵不那么红的话说不定我还会信你一下下哈哈哈哈…”

齐翰气的又要起身出招。

“哎哎哎王爷我错了我错了!”

齐晟连连伸手挡脸,捧着手上的酸奶献上为礼。

“还望王爷息怒,不过给小的讲讲您那辉煌往事可否?”

齐翰接过酸奶慢慢细啄,手中突然出现一把不知何时藏于袖中的纱墨扇,学着电视三国演义里的诸葛亮扇扇时的模样,缓缓道来一段回忆。

‘一年前本王随军出征,路过北漠暗访边疆混入过野蛮部落单挑过强盗山贼,当然,这些都远远不如这次与西北的异族之战,已是离宫近一年了,担任副将,军中大营的军却有近半兵马不服于主将,就因他是敌国叛军投降于我国,不久主将竟真被他们说中投靠了先占上风的异族,只可惜异族不屑于御用此等小人,那主将被当族处决,人首分离,以示族规,而我也被亲封为主将带领十万大兵拿下这场战役。’

齐翰停顿一下,眼里一抹阴暗。

‘死守城墙后到主动出兵,一步步由被动转主动,眼看快要拿下一场胜战了,那夜异族带军偷袭我军,一时腥风血雨伤势险恶,而本王也腹背受敌身受重伤,连夜带着一只暗卫队快马加鞭去最近的军营里请求支援,谁知半路马癫发疯坠马昏迷过去了…然后醒来就在此处了。’
齐晟听得如痴如醉,察觉到齐翰话中的情绪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隐隐有些慌张,难道齐翰会有离开的那一天?

‘也不知现在情况如何,这事在心上挂着实在难受,这可关系到国家的安危唉。’

齐翰轻叹一声,望着窗外明亮的月光,脸上一如既往的淡漠,让人猜不透心思。

齐晟没有出声,他不能体会齐翰那种感受,身系一国安危的重任,他只是一个出生于21世纪的普通人,两人身份相差甚远,在见识经历方面可以说是毫无相似之处。
一时心生悲凉。

“齐晟,你的家乡是什么样的?”

“嗯?我的家乡吗?小时候父母常年工作不回家,我照顾着年纪幼小的妹妹,在乡下奶奶家住了好久,只记得那里海景很美,涨潮时的汹涌,日落时的惊艳,都是我的回忆,没有玩具跟玩伴,那片大海就是我的童年回忆,齐翰你呢?”

“我?”

“对,你。”

“母后受宠时诞下我,一出生便被册封为九王名号,地位也仅在太子之下,母后深陷后宫妃嫔之争,我五岁那年被诬陷害死,后查清此事恢复了名誉,只是人已经泉下安息了。”

“皇位之争,我无心参与,日日府上闭门学文练剑,新皇登基欲封我为南夏将军,为他守卫城门,被我谢辞掉了,只是每当战事发生我依然是要随军出战,这次异族之战前,皇兄有意帮我拉线一位郡主,传闻中这位郡主倾国倾城乃京城四美之一,我有意谢辞却被皇兄告知待战后见过再决定。”

齐晟挑眉脸色复杂。

“待战事平定后我便要退隐回府闭关思过了,这婚事估计没望,感情之事强求不来。”

“齐晟?你笑什么?”

“啊呃没什么没什么!”

“…从我府上往南望去,有座常安山,那里香火不断,村民安居乐业,我每每想起,就对那由心生情,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死后的陵墓会在那定下。”

“齐翰你想家吗?”

“嗯,有点,府上也不知会出什么事,从小到大都是府上的太傅公公以及家仆照料我,那份情我一直没忘。”
齐翰起身拉开窗帘布,更多的月光涌进房间,映着他脸色柔和了不少,应该是想到往事而犹豫不定的恍惚。
齐晟起了要把眼前人拥入怀里的想法。

“齐晟,如果有机会的话,带你去常安山看看,我心之所向的地方。”

“…好。”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