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来无恙—缘起(拗)

自从那日醉酒过后,齐晟发现齐翰变了。
整个人活生生一只小妖精,时不时让他坐好看他来几个舞剑,可齐晟的视线就随着那人灵活的腰肢转个不停,事后齐翰还会咏上几首诗词,听的齐晟一头雾水。
做事也勤快了不少,以前都是他好生伺候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小身板才长肉了不少,看的齐晟很是欣慰的继续给王爷递上汉堡包。
最后吃到齐翰拉了好几天的肚子他才开始了家庭煮夫的漫漫长路……
可现在,他刚炒完菜,厨房里就会突然飘出来一位白衣男子优雅地端出去,完了还一脸期待的望着自己眨眨眼睛,一副快夸我快夸我的模样,一边压住心中那股慌张的期许,一边不着痕迹地给齐翰顺毛外带夸奖,然后就会看见齐翰开心到飘飘然的表情。
齐晟好几次询问那晚到底发...

别来无恙—缘起 (伍)


钟声敲响,空荡荡的家里,齐翰百般无聊的把手中的毛笔放下,纸上的人只轻轻勾勒出了轮廓,唯独那双眼睛几近传神,落笔处一字翰。
洗完了澡,擦身子时听到门外一阵声响,顾不上情况迅速束上外衣就探出身体往大厅喊道。
“齐晟?是你回来了吗?”
回答他的只有播放着热门影视剧的电视机。
齐翰都没察觉到心头那丝失望。
衣服穿的一丝不苟,连素白腰带都打上了个标准结扣。
望向挂钟,接近九点。
正准备关掉电视机回房浅眠一下,大门被重重得敲打了好几下,一下又一下,齐翰迈出的步伐也随之加快。
门外一位西装革履的男子架着已经醉不省人事的齐晟使劲撑着。
“你就是经理口中那位翩翩公子吗?”
“齐晟他喝醉了吗?”
不等男子回答,齐翰上前把人托起往屋里带...

别来无恙—缘起 (肆)

渐入转凉的日子里,齐翰在家里待着时就会穿自己的白衣长袍,小蛮腰裹得紧实,每天都花点心思坐在镜前打理着头发,天天换花样。

齐晟每天起来都看见一个古人在家里看着一些匪夷所思的行为,整得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敢问你早上刚睡醒就看见一位古人在你家里看着综艺节目台还冲你来一句“衣衫不整就这样出来成何体统?!”你能不发懵啊!

齐晟对着办公桌上堆满的资料犯头疼,习惯性从抽屉里拿出烟准备来一根缓解缓解压力,看到空空如也的抽屉他才想起,前几天齐翰在家闻着他的烟味死呛了好久,一脸你不戒烟你就要死在我的剑下的表情瘆的慌,连夜把家里的烟都装到垃圾袋里第二天就扔外面去了。

“唉。”头更疼了,齐晟揉着太阳穴一边叹气...

三九♡别来无恙—缘起 (叁)

齐翰穿好齐晟为他准备的衣服,窄脚裤弄得他有点不舒服,无可奈何齐晟只好让他换上宽松的休闲裤,这才乐意了。
“你们这的人穿着真是奇异,花样多。”
“……”
齐晟默默拿起钱包带着人往外走。
“发型也奇怪,又是冲天的,又是分叉的。”
“……”
齐晟拉着停不下嘴的齐翰进了电梯,对他的抱怨默不作声。
“上次我见到一白发的,拎一堆东西在上楼,我正想上去帮忙,一瞧,居然是个小姑娘,这什么跟什么!”
“……”
一楼到了,齐晟慢悠悠的转角直走准备进超市。
“也不明白为什么就不能穿我的白袍下来,个个看见我像看见野怪似的!”
“齐翰。”
“什么?”
“你穿什么都好看。”
“……”
齐翰别扭的转过脸各种张望,渐红的耳沿出卖了他的想法。
总算耳根清净了...

三九♡别来无恙—缘起 (贰)

齐晟捧着平板坐在沙发上颇有一番闲情雅致得喝了一杯龙井茶,微微点头回味之际。
“齐晟,还有干毛巾吗?头发。”
闻声抬眼望去,喉咙一片干涩。
刚洗完澡的齐翰满脸的红润,一头墨发倾之而下,还有几缕垂在额头边,那身青白的长袖睡衣更是衬得那谦谦君子之意更浓。
“齐晟?”
“跟我过来。”
齐晟轻咳两声,过去拉着齐翰就往卧室里去,把他安置在床边坐下。
“现在这么晚了,头发这么长你得擦多久才能干?我给你吹干。”
齐翰刚想起身拒绝,一阵温风在耳边划过,湿重的头发也被齐晟动手拨弄着,呼呼的风机声掩盖了两人的呼吸声,一时无话。
齐晟把散落在前面的乱发挑到后面来,看了一眼安静的齐翰,此时他正闭着眼享受着服侍,不时还发出舒服的哼哼。
心情...

三九♡别来无恙-缘起 (壹)

齐晟拎着外卖回到家时临近七点,刚迈进半步还未来得及关上门,利剑出鞘,抵在脖子上,绷紧了肌肉,后背已是一阵冷汗。
“为何今天这个时辰才归家?敢情你是要饿死本王?齐晟你好大的胆子!”
“齐…齐翰——”
“九王!”
“…九王爷,今天公司出了点问题,折腾到现在才解决好,没饿坏你吧…?”
齐晟特意把手中飘香的外卖放在眼前晃了晃,希望对面的小祖宗能够放过自己一命。
只见某人眼珠子一转,眨眼间,剑已入鞘,齐晟这才敢大口喘气。
真是个难伺候的主!
“齐晟今天这吃的这是什么啊?米饭团?”
那边小祖宗已经把外卖都给看了个遍,不知该怎么吃而轻皱眉眼的模样被齐晟看见,竟觉得十分好玩。
我说王爷啊,这世纪多的是你没见过的东西,你可要做好心...

© 上一瓶酸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