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瓶酸奶

写写画画开开车

别来无恙—缘起(拗)

自从那日醉酒过后,齐晟发现齐翰变了。
整个人活生生一只小妖精,时不时让他坐好看他来几个舞剑,可齐晟的视线就随着那人灵活的腰肢转个不停,事后齐翰还会咏上几首诗词,听的齐晟一头雾水。
做事也勤快了不少,以前都是他好生伺候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小身板才长肉了不少,看的齐晟很是欣慰的继续给王爷递上汉堡包。
最后吃到齐翰拉了好几天的肚子他才开始了家庭煮夫的漫漫长路……
可现在,他刚炒完菜,厨房里就会突然飘出来一位白衣男子优雅地端出去,完了还一脸期待的望着自己眨眨眼睛,一副快夸我快夸我的模样,一边压住心中那股慌张的期许,一边不着痕迹地给齐翰顺毛外带夸奖,然后就会看见齐翰开心到飘飘然的表情。
齐晟好几次询问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每次齐翰都含糊不清的给撇开了话题,这样的反应让齐晟更加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这会儿正靠在沙发上苦思冥想,浴室里传来齐翰的呼喊声。
“怎么啦?”
齐晟赶到浴室时脚步一顿,不可置信的盯住眼前被水雾缠绕着的人,雾气弥漫迷人眼帘,雾中之人身形高挑,肤色白皙,只披着单薄的外衣,墨黑的头发湿淋淋拨到一侧,被淡漠的眼神冽过,一阵奇异的感觉有感而生。
齐翰真是美人。
对方红唇轻启。
“看什么看?!痴汉!”
看着齐晟一脸尴尬又无力反驳的表情,齐翰哑然失笑。
也不顾身上衣物凌乱,背着手迈出浴室,凑到齐晟耳边时,眼神中闪过一丝狡猾。
齐晟被突如其来的吹气弄得耳根一红,耳边齐翰好听的声音响起。
“帮本王脱衣。”
“啊?”
齐晟感觉眼前的人物都混沌一片,那天晚上肯定是发生了什么……
“逗你的啦!哈哈哈哈真好玩!”
齐翰顿时笑不可支,靠在齐晟身上小口小口的喘气回神。
“王爷你变了,以前你不是这样的。”
“噫?爱卿对本王有何不满?”
“在下不敢……”
“饿了,等我换件衣服一块下去吃夜宵吧。”
“喏。”
齐翰拿起发束掠过齐晟往房里走去,在齐晟看不到的背面,迷花眼笑。

天气凉爽的秋季,楼下的烧烤店人气旺盛,长队排到了店外,人群中喧嚣的吵闹声掩盖住了两人的对话声,但排在队伍中相视一笑的默契却抹不去。
夜晚的温度相比白天还是较凉的,烧烤店传出的香味在空气中飘逸,对饥饿的人们一把诱惑,连一向淡然处事的齐翰都有了反应,摸着肚子怒着嘴小声的抱怨着。
齐晟看的入迷,拉住那只揉个不停的爪子,眼里尽是齐翰可爱的小表情。
“齐翰,以后我们一起相约吃遍天下的美食吧!”
“…傻子。”
“啊??为什么这么说啊?”
“等你有能力那样做再跟我讲这件事。”
齐晟把齐翰偷笑的表情给印在了脑海里,那份爱意已经在浑然不知中溢满了心。

别来无恙—缘起 (伍)


钟声敲响,空荡荡的家里,齐翰百般无聊的把手中的毛笔放下,纸上的人只轻轻勾勒出了轮廓,唯独那双眼睛几近传神,落笔处一字翰。
洗完了澡,擦身子时听到门外一阵声响,顾不上情况迅速束上外衣就探出身体往大厅喊道。
“齐晟?是你回来了吗?”
回答他的只有播放着热门影视剧的电视机。
齐翰都没察觉到心头那丝失望。
衣服穿的一丝不苟,连素白腰带都打上了个标准结扣。
望向挂钟,接近九点。
正准备关掉电视机回房浅眠一下,大门被重重得敲打了好几下,一下又一下,齐翰迈出的步伐也随之加快。
门外一位西装革履的男子架着已经醉不省人事的齐晟使劲撑着。
“你就是经理口中那位翩翩公子吗?”
“齐晟他喝醉了吗?”
不等男子回答,齐翰上前把人托起往屋里带去。
男子见状快步跟上,把手中齐晟的公文包资料手机一一放在茶几上,帮着齐翰把齐晟架进了床上。
“经理今晚应酬一位脾气古怪的客户,不可避免的喝多了,不过合同倒是签下来了,还拜托公子你今晚好好照顾他一下。”
男子对身着古装的齐翰并不感到奇异,经理口中的美人不就是这般打扮嘛!
“嗯好。”
齐翰抽出时间送人出门后对着床上一身酒味的齐晟一阵骂。
骂完了发泄完,卷起衣肘到卫生间打湿了毛巾无可奈何的给齐晟擦脸,浓酒下肚,那身令人作恶的酒臭味怎么都驱不散。
齐翰正打算给他换件衣服,手伸过去还没解开西装扣子,齐晟睁开那双凌厉的双眼,死死盯跟他身上的西装纽扣作斗争的齐翰。
眼神顿时柔和了不少,拂上那头带清香的长发,在齐翰还没反应过来时,一下把人抱住环在自己的手臂中。
埋在那人白皙的脖肩处,使劲嗅探那股撩拨人心的香味。
感受到怀中身子一僵,齐晟轻轻把唇贴上那道白皙,转而辗转。
炽热的唇瓣刺激着齐翰的神经,喉咙一动,一时半会没有动静,只是眼神底是摸不透的淡漠。
“齐翰……”
“齐翰啊……”
齐晟紧闭着双眼,意识到自己过失的行为时竟无言梗塞起来。
齐翰不动声色的挣开束缚,扯上被子使劲盖上那发酒癫的人。
衣服放回衣柜,他没心思跟醉酒的齐晟动手动脚。
正要离开房间,一刹那停下脚步,不可思议的回望,齐晟用手捂着脸,挡不住那声声抽泣的哭声。
“齐翰。”
“我心悦你。”
脖子上的唇痕还隐隐发烫,等床上的人停止了动静,恢复了平稳呼吸时,齐翰放轻脚步走出去,回到房里作画处。
宣纸上的墨迹已经风干,画中之人犹如含笑静静看着深思着的齐翰。
欲要拿白纸盖住那张令人发愁的脸色,顿了顿,还是放了回来。
许久,房里传来一声轻叹,犹如和风一块糅合随之而散。

别来无恙—缘起 (肆)

渐入转凉的日子里,齐翰在家里待着时就会穿自己的白衣长袍,小蛮腰裹得紧实,每天都花点心思坐在镜前打理着头发,天天换花样。

齐晟每天起来都看见一个古人在家里看着一些匪夷所思的行为,整得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敢问你早上刚睡醒就看见一位古人在你家里看着综艺节目台还冲你来一句“衣衫不整就这样出来成何体统?!”你能不发懵啊!

齐晟对着办公桌上堆满的资料犯头疼,习惯性从抽屉里拿出烟准备来一根缓解缓解压力,看到空空如也的抽屉他才想起,前几天齐翰在家闻着他的烟味死呛了好久,一脸你不戒烟你就要死在我的剑下的表情瘆的慌,连夜把家里的烟都装到垃圾袋里第二天就扔外面去了。

“唉。”头更疼了,齐晟揉着太阳穴一边叹气一边到厨房里拿出罐啤酒。

没有烟雾缭绕的日子喝点酒总行了吧。

回到办公桌前正喝上几口酒,齐翰一身白衣就往房里缓缓走来,见到齐晟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脸上的笑意更浓。

“见你工作这么忙本王给你做了能缓解头疼的茶——”

本来眉开眼笑在看见齐晟手上的啤酒后一时没了声音。
手上端着的茶也有点拿不出手,强欢颜笑几下转身要走。

“齐翰!”

“嗯?”

齐晟放下手中的啤酒,上前拉住齐翰把他按下坐着,拿过他手中的茶试了试,一阵芳香先是让他一时晕眩,嘴里弥漫着满腔花香,回味无穷。

又是一大口,待全部下肚才发出满足的表情,心中那道闷气也像是被驱散,齐晟睁开眼看向齐翰。

“这茶真是太好喝了!我感觉都没刚才那么焦躁了,神奇了。”

他看见齐翰脸色的变化,似刚进门时嫣然一笑,被夸奖后洋洋得意的扬起眉毛。

“那是,你也不看看是谁泡的茶。”

齐晟心里一软,放下茶杯,拿着啤酒往外走。

“我去拿点小吃过来过来吃。”

齐翰偷偷歪着头往外偷瞄,见齐晟顺手把啤酒扔进垃圾桶时才回过头,脸上不止的笑意出卖了他的想法。

齐晟回来时看到齐翰上扬的嘴角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我说小王爷,心情很好啊?”

“你不也很开心?”

“哈哈哈你这幅傲娇模样真的是标志啊怎么这么可爱呢!”

“…咳咳,不得无礼!本王百战沙场一方武将让人闻风丧胆,此等威严人物,你竟说本王可爱!”

“你要是耳朵不那么红的话说不定我还会信你一下下哈哈哈哈…”

齐翰气的又要起身出招。

“哎哎哎王爷我错了我错了!”

齐晟连连伸手挡脸,捧着手上的酸奶献上为礼。

“还望王爷息怒,不过给小的讲讲您那辉煌往事可否?”

齐翰接过酸奶慢慢细啄,手中突然出现一把不知何时藏于袖中的纱墨扇,学着电视三国演义里的诸葛亮扇扇时的模样,缓缓道来一段回忆。

‘一年前本王随军出征,路过北漠暗访边疆混入过野蛮部落单挑过强盗山贼,当然,这些都远远不如这次与西北的异族之战,已是离宫近一年了,担任副将,军中大营的军却有近半兵马不服于主将,就因他是敌国叛军投降于我国,不久主将竟真被他们说中投靠了先占上风的异族,只可惜异族不屑于御用此等小人,那主将被当族处决,人首分离,以示族规,而我也被亲封为主将带领十万大兵拿下这场战役。’

齐翰停顿一下,眼里一抹阴暗。

‘死守城墙后到主动出兵,一步步由被动转主动,眼看快要拿下一场胜战了,那夜异族带军偷袭我军,一时腥风血雨伤势险恶,而本王也腹背受敌身受重伤,连夜带着一只暗卫队快马加鞭去最近的军营里请求支援,谁知半路马癫发疯坠马昏迷过去了…然后醒来就在此处了。’
齐晟听得如痴如醉,察觉到齐翰话中的情绪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隐隐有些慌张,难道齐翰会有离开的那一天?

‘也不知现在情况如何,这事在心上挂着实在难受,这可关系到国家的安危唉。’

齐翰轻叹一声,望着窗外明亮的月光,脸上一如既往的淡漠,让人猜不透心思。

齐晟没有出声,他不能体会齐翰那种感受,身系一国安危的重任,他只是一个出生于21世纪的普通人,两人身份相差甚远,在见识经历方面可以说是毫无相似之处。
一时心生悲凉。

“齐晟,你的家乡是什么样的?”

“嗯?我的家乡吗?小时候父母常年工作不回家,我照顾着年纪幼小的妹妹,在乡下奶奶家住了好久,只记得那里海景很美,涨潮时的汹涌,日落时的惊艳,都是我的回忆,没有玩具跟玩伴,那片大海就是我的童年回忆,齐翰你呢?”

“我?”

“对,你。”

“母后受宠时诞下我,一出生便被册封为九王名号,地位也仅在太子之下,母后深陷后宫妃嫔之争,我五岁那年被诬陷害死,后查清此事恢复了名誉,只是人已经泉下安息了。”

“皇位之争,我无心参与,日日府上闭门学文练剑,新皇登基欲封我为南夏将军,为他守卫城门,被我谢辞掉了,只是每当战事发生我依然是要随军出战,这次异族之战前,皇兄有意帮我拉线一位郡主,传闻中这位郡主倾国倾城乃京城四美之一,我有意谢辞却被皇兄告知待战后见过再决定。”

齐晟挑眉脸色复杂。

“待战事平定后我便要退隐回府闭关思过了,这婚事估计没望,感情之事强求不来。”

“齐晟?你笑什么?”

“啊呃没什么没什么!”

“…从我府上往南望去,有座常安山,那里香火不断,村民安居乐业,我每每想起,就对那由心生情,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死后的陵墓会在那定下。”

“齐翰你想家吗?”

“嗯,有点,府上也不知会出什么事,从小到大都是府上的太傅公公以及家仆照料我,那份情我一直没忘。”
齐翰起身拉开窗帘布,更多的月光涌进房间,映着他脸色柔和了不少,应该是想到往事而犹豫不定的恍惚。
齐晟起了要把眼前人拥入怀里的想法。

“齐晟,如果有机会的话,带你去常安山看看,我心之所向的地方。”

“…好。”

三九♡别来无恙—缘起 (叁)

齐翰穿好齐晟为他准备的衣服,窄脚裤弄得他有点不舒服,无可奈何齐晟只好让他换上宽松的休闲裤,这才乐意了。
“你们这的人穿着真是奇异,花样多。”
“……”
齐晟默默拿起钱包带着人往外走。
“发型也奇怪,又是冲天的,又是分叉的。”
“……”
齐晟拉着停不下嘴的齐翰进了电梯,对他的抱怨默不作声。
“上次我见到一白发的,拎一堆东西在上楼,我正想上去帮忙,一瞧,居然是个小姑娘,这什么跟什么!”
“……”
一楼到了,齐晟慢悠悠的转角直走准备进超市。
“也不明白为什么就不能穿我的白袍下来,个个看见我像看见野怪似的!”
“齐翰。”
“什么?”
“你穿什么都好看。”
“……”
齐翰别扭的转过脸各种张望,渐红的耳沿出卖了他的想法。
总算耳根清净了。
齐晟推着购物车,按着清单挑选着食材。
“齐翰,火锅汤料你有没有喜欢的?”
“随便,好吃就行。”
齐翰看着五颜六色的食材区,各种不认识的肉菜,生腥味跟隔壁区的海味混在一块,一时有点上脑。
“齐晟快点选,我快受不了这味道了。”
“我已经挑好了,走吧,去买吃的。”
不出所料,齐晟火眼金睛的发现了齐翰咽了一下口水。
嘿嘿嘿嘿。
“小九,说吧,想吃什么呢?”
“谁让你直呼我小名的!”
“喔~你的意思就是没什么要买的咯?那走咯?”
“……”
齐晟目不转睛的观察着齐翰的表情,最后狠心推车一走。
“回去咯?”
“等一下…”
齐晟一个漂移倒车回到齐翰身边,等待下文。
齐翰支支吾吾的,最后一个小情绪爆发。
“我要喝那个外面有头牛在笑的牛奶!”
“那是酸奶。”
齐晟看齐翰气的脖子一红,白皙滑腻的皮肤透着红,一下子引起了路过小女生的注意。
在人群还没有发出星星眼时齐晟迅速拉住齐翰就往冷饮区走去。

齐翰捧着酸奶走在齐晟前面,因为。兴奋而迈快的步伐,让拎着一大包东西的齐晟跟着有点出汗。
“齐翰,慢点走。”
“好。”
齐翰原地停下等齐晟过去,长发飘飘,朱唇皓齿,一时眉目如画让齐晟有点移不开眼。
“你怎么这么慢啊。”
“是你太快了啦。”
“很重吗?!”
“没有啊。”
“那还不快跟上,我饿了。”
齐晟无奈的用空出的一只手把齐翰额前一缕头发撩到耳后。
被齐翰不解的眼神看着,也不管齐翰什么反应,牵起他就走。
“回家去咯。”

三九♡别来无恙—缘起 (贰)

齐晟捧着平板坐在沙发上颇有一番闲情雅致得喝了一杯龙井茶,微微点头回味之际。
“齐晟,还有干毛巾吗?头发。”
闻声抬眼望去,喉咙一片干涩。
刚洗完澡的齐翰满脸的红润,一头墨发倾之而下,还有几缕垂在额头边,那身青白的长袖睡衣更是衬得那谦谦君子之意更浓。
“齐晟?”
“跟我过来。”
齐晟轻咳两声,过去拉着齐翰就往卧室里去,把他安置在床边坐下。
“现在这么晚了,头发这么长你得擦多久才能干?我给你吹干。”
齐翰刚想起身拒绝,一阵温风在耳边划过,湿重的头发也被齐晟动手拨弄着,呼呼的风机声掩盖了两人的呼吸声,一时无话。
齐晟把散落在前面的乱发挑到后面来,看了一眼安静的齐翰,此时他正闭着眼享受着服侍,不时还发出舒服的哼哼。
心情甚好。
待把那身长发都给吹干后,已经是半小时之后,被梳直的墨发犹如瀑布一般,盖住了齐翰的后背,一直到腰臀处,隐隐约约还能估量出齐翰的腰身。
凑到他面前,看着齐翰还处于睡意朦胧之处,不禁放轻了声量。
“齐翰?已经可以了喔。”
“…唔?嗯。”
齐翰看了一眼齐晟,爬上床一个躺平,两眼一闭,呼吸又恢复了平稳。
齐晟看着这幅行为忍不住的偷笑,给他拉上被子,关上灯,便出去继续工作了。
房里陷入了漆黑,齐翰翻了个身子,上衣被蹭掉了一个扣子,精致的锁骨就这样露了出来,努努嘴一阵喃喃。
“舒服……”

三九♡别来无恙-缘起 (壹)

齐晟拎着外卖回到家时临近七点,刚迈进半步还未来得及关上门,利剑出鞘,抵在脖子上,绷紧了肌肉,后背已是一阵冷汗。
“为何今天这个时辰才归家?敢情你是要饿死本王?齐晟你好大的胆子!”
“齐…齐翰——”
“九王!”
“…九王爷,今天公司出了点问题,折腾到现在才解决好,没饿坏你吧…?”
齐晟特意把手中飘香的外卖放在眼前晃了晃,希望对面的小祖宗能够放过自己一命。
只见某人眼珠子一转,眨眼间,剑已入鞘,齐晟这才敢大口喘气。
真是个难伺候的主!
“齐晟今天这吃的这是什么啊?米饭团?”
那边小祖宗已经把外卖都给看了个遍,不知该怎么吃而轻皱眉眼的模样被齐晟看见,竟觉得十分好玩。
我说王爷啊,这世纪多的是你没见过的东西,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去接受这一切了哈哈哈哈。
“齐晟!你在自言自语什么呢!问你话呢!”
齐翰不满的朝他瞪着眼,肚子咕咕叫个不停,一时脸上抹上了绯红。
齐晟憋住了笑一边整理调料,一边向眼前还在羞红脸的人儿解说着。
“这是寿司,饭团外裹着的是紫菜,里面有各种食材,只要沾上酱料就会十分美味…来,啊~”
齐翰一脸好奇的张开嘴等待着齐晟的喂食,完了还津津有味的吧咂几下,嘴角上了一个弧度。
“不错,好吃。”
说完便自己拿起一次性筷子开始进击。
齐晟就这么瞧着,也不移开视线,看齐翰慢条斯理的食相,眉目清秀,唇红齿白,因为吃到美食而一直上翘的嘴角,长发被束成马尾随之摇摆,实在是好看。
“齐晟,那些绿色的东西也是可以吃的吗?”
……
“齐翰别碰!那是芥末!”
“…呕——”
齐翰吐了一桌子,唯恐不惊的瞪着那一碟芥末,一时还没能缓过来,慌乱时衣服上还沾到了酱汁。
“没事吧?”
齐晟连忙给他倒上一杯白开水,不轻不重的拍着后背,希望齐翰能好受一点。
齐翰灌了好几口水脸色才好了一点,拿出手帕擦嘴角的同时。
齐晟不紧不慢的拧起那碟芥末往垃圾桶一扔,清理干净桌面后,把好吃的都往齐翰面前摆好。
“王爷,您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