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瓶酸奶

写写画画开开车

【逸真】电灯胆(上){暗恋向}

跟你们讲,继手机爆屏后今天我的眼镜又没了(哭笑不得)
舍友向我抛糖果(大份的)
我怕砸掉我的眼镜,然后我自以为是的一躲……
往身边的人上一撞……
现在我的心情是崩溃的ಥ_ಥ
开个新坑慰藉心酸(๑•ี_เ•ี๑)
这是一个狗血的三角恋设定(呵呵)
单向暗恋(没错!开虐的前奏!)
设定如下:
风天逸:作为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霸道总(校)裁(草)在作死撩汉欠刀片的路上越走越远……

羽还真:披着傻白甜的小灰狼表面有多傻内心就有多心细敏感(来来来让我抱抱)后面突获能灵魂出窍的奇异能力(是福是祸你们看文去→_→)

易茯苓:作为一个左手牵着性冷淡青梅竹马右手挽着傻白甜男闺蜜的小美人,后期也许会黑化(三角恋总要有个狠角色┐(´-`)┌,希望写的妹子不要太渣是我的愿望。)

白庭君:羽还真的舍友兼好基友虽然对易茯苓有好感但绝不做渣男是他的宣言!!!

雪飞霜:羽还真的姐姐兼风天逸的同班同学,偏弟控出没无常是众多校友心中认同的女神(跪舔…)

希望这般狗血的设定并不会破坏各位看官的好心情♡笔芯
(结局能不能he还需要看你们的意思┏( ಠ_ಠ)┛)

BGM:邓丽欣—电灯胆
—————————————————————

你是我写在日记里最小心翼翼保护着的秘密
             ——羽还真
(上)

羽还真在镜子前打量了很久,身上的衬衫已经被他扯了好几遍有点起皱了,镜子里的人长着一副好看的娃娃脸,衬着正气凛然的浓眉大眼不仅不显得违和,还十分之呆萌。

白庭君一进门就发现那个在宿舍里折腾了一半个下午的人居然还没出门,靠在墙上颇有雅致的看着羽还真打理发型。

“都这个点了不怕迟到吗?”

只见羽还真抬头去看时间,发现的确是要迟到了,慌慌张张地冲到门口准备穿鞋子。

“等一下。”

白庭君伸手拦住了羽还真,板正他的身子,把他衣服上的领口整理好,给了羽还真一个鼓励的笑容。

“…放轻松点,是去吃晚饭不是上战场。”

“嗯嗯,回来路上我给你买你最爱吃的臭豆腐。”

“…那等你好消息。”

白庭君忍了好久才没让自己的拳头挥出去。

羽还真笑的一脸人畜无害换好鞋子向还在石化的白庭君挥挥手出了门,不知道为什么白庭君都感觉羽还真今天的情绪特别兴奋,连关门的力气都轻了不少,难道就这么值得他开心?

想到这里白庭君不由的叹了一口气。

傻瓜,三个人的约会做电灯泡你都那么开心,真是没救了。

羽还真担心迟到拦了出租车就往市中心赶去,时不时低头看表,越是快到达目的地,他的心跳就越急促,付钱时才发现自己满手心的汗。

司机平日里见过许多副面孔,就没见过从上车一直笑着到下车的,打趣的问道。

“小伙子是去约会吧?笑的这么开心。”

羽还真听清了,连忙摆手否认,“不是啦,是约了同学一块吃饭而已。”

话是这么说,可羽还真嘴角的弧度却是更弯了,迈开轻快的步伐往他们约好的地方跑去,发现根本没人在那里。

羽还真四处张望,开始苦恼自己是不是来的太迟他们等不及了所以就先去了,打电话也没人接听,一时间慌了手脚不知该怎么办。

“真真!你怎么这么早啊!”

等易茯苓挽着风天逸过来时,羽还真已经在这里站到腿都麻了,听易茯苓一说,连忙低头看时间,离他们三人约好的时间已经过去了近二十分钟。

风天逸拿出被易茯苓挽着的手臂,漫不经心的往商业街区不远处的大阁钟望去。

“我让你快点出门你不听,看,迟到了。”

易茯苓被这么一说,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了起来,拉起羽还真就开始道歉,羽还真说了好几声没事没事这才消停了下来,三人往指定的餐厅走去。

这是羽还真吃的最久笑了最久的一顿晚餐,全程下来,他说了不到十句话耳边尽是易茯苓的欢声笑语跟风天逸时不时几声嗯哦好的。

这种气氛持续到下半场的电影院,虽然是易茯苓坐在他们俩中间,可不能让人大快人心的剧情让她总是忍不住别过头跟两人讨论这个那个,惹得羽还真都无心继续看了,低声也开始加入讨论。

“这一段的剧情也太狗血了吧??这么玛丽苏的剧情编剧肯定是言情小说看多了,哪会有人暗恋别人甘心情愿去当别人的电灯泡啊!”

羽还真抿了抿嘴,耐心的等易茯苓吐槽完后压低了声音又小心翼翼的回应。

“也许那种爱慕之情已经足以让他舍弃自己的理智以及自尊呢?”

好死不死,羽还真说这句话时心虚得很,抬头往风天逸那里看去,不料对方正盯着自己,昏暗的电影院里,风天逸的脸被屏幕灯光照亮了,那双说不上好看的眼睛在与羽还真对视上的那一刻,羽还真不知为何,差点没法再移开了。

幸亏对方没打算继续再对视下去,只是转了过头专心致志的看起了电影,可羽还真不知怎么了,那双眼睛总是会时不时看向风天逸,也无心再理会易茯苓的言语,只有三言两句给敷衍了过去。

电影已经结束了,三人走出商业楼已经是接近十点了,羽还真看着路过的行人脸上洋溢的笑容,情不自禁的也随着笑了,可这心里头并不是什么滋味。

刚才风天逸给买单的时候易茯苓就偷偷拉着自己的衣袖再一次提醒了他今晚的任务,就是半路假装自己要离开了,给他们两人单独相处的机会。

当风天逸准备开口询问接下来要干嘛时,羽还真扯出了他最灿烂的笑容,一脸抱歉地对两人说道。

“我突然有急事,要赶回学校,真是太抱歉了,你们两人要好好玩啊!”

“什么?!真真,你也太扫兴了吧。”

看着那人笑的眼睛弯弯,在易茯苓的抱怨下越来越抱歉的道歉,最后在易茯苓百般不舍的告别之后,准备转身离开的人羽还真意外的听见了风天逸的声音。

“需要送你回去吗?”

“啊?”

羽还真惊讶的回过头,惊喜交集的表情在他脸上瞬间变得黯淡,他对上易茯苓的眼睛,那双充满小鹿般活泼开朗的眼睛,此时此刻正注视着风天逸,眼底的爱意已经要涌出来。

“我说,需要我送你回去吗?”

以为羽还真没听清楚,风天逸很耐心的再次开口。

“不,不用了,你好好陪苓姐姐玩,我可以坐出租车回去,就不麻烦你了……再见。”

羽还真转过身去开始懊悔自己的无用多言,明明已经答应了易茯苓的请求离开,却心怀期待的希望能听见对方会挽回的话语,故意放慢了脚步,直至听见两人远去的脚步声以及易茯苓兴奋地上了一个调的笑声在耳边环绕。

羽还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已经是满脸的泪痕,在行人的欢声笑语间,他一边用手抹去那不断涌出的泪花一边强颜欢笑着。

他经常听见白庭君嘲笑自己,傻瓜 笑着哭才是最难受的!只是他从来都是傻笑着回应,然后总是被白庭君气的大骂,那个风天逸有什么好的?怎么就让你这么喜欢他?!你迟早要被他伤透心你才会明白!!

被易茯苓挽着手要往远处美食街走去的风天逸不知怎么,回头往那人离去的方向看了一眼,距离有点远,远得他看不清羽还真在做什么,只是那个姿势很惹人注目,像是委屈的人不停的在抹眼泪,身影渐渐模糊不清,耳边却像是清晰的听见了那人抽泣不止的哭声。

“天逸?天逸?你在想什么呢?”

见风天逸奇怪的反应不禁想让他回过神来的易茯苓大喊着这才把风天逸从那恍惚里拉了回来。

“想什么呢?都听不见我讲话了。”

“没什么。”

易茯苓小嘴嘟囔着,一副不相信的模样,被风天逸无视了过去,突然想起了羽还真,入目的场景还历历浮现。

刚才…他是哭了吗?

评论(11)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