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瓶酸奶

写写画画开开车

【逸真】关于幸运那些屁事(一章完)

三十题快完结了,还没写好一个比较合心意的结尾
但今天的我倒霉得要命(´இ皿இ`)
在学校这个鸟不拉屎的荒野地区
发生了一系列能让人崩溃的事情
心情在折磨之下便有了今天的产物
放心我对逸真是真爱!
宁愿委屈自己也绝不BE!
看官们接受我的恶意吧ψ(`∇´)ψ
略ooc请不要嫌弃这样的脑洞QAQ
—————————————————————

羽还真很郁闷。

早上去上班时差险迟到,一路狂奔马不停蹄赶到公司时还不带喘的,空着肚子在办公椅上葛优瘫时。

突然发现他新买的保温杯竟然凹下去了一大块??

羽还真琢磨不出是怎么一回事,只好当作是上班时太赶不小心给碰到了。

看着这个让自己心生嫌弃但又是新买不久还处于新鲜期的水杯。

他实在是下不去手,想扔掉的冲动在几番挣扎下总算是打消了。

全当是自己倒霉了吧。

可这一整天下来的遭遇也太不顺利吧?!

先是满怀期待地尝试了新口味的泡面,正想凭此来慰藉一下早上不好的心情。

在吃到一半再也吃不去时,心一狠,扔垃圾桶得了。

这也太难吃了吧?!

这口味跟想象中不太一样啊?!?

最后只好憋屈地吃下去几包薯片才勉强忘掉了那一抹阴影。

在秉承着这点屁事根本打击不了我这个乐天派的想法。

然而在手机面朝大地强行坠机后爆了一屏后。

羽还真感觉头顶的毛都萎了下来。

没错,萎了……

在一连串多番打击下,他再也没法偷乐得起来。

连苦笑都难。

拒绝了同事们一系列友好的聚会,木纳的选择了独自一人迈向回家的路途。

家里空荡荡的,没有一丝生气,早上出门时匆忙凌乱收拾过的痕迹还在那里,原封不动。

再也没有曾经属于那人亲切的问候声。

一时心生委屈,掏出兜里的手机,一模上去,满屏的玻璃渣碎片。

羽还真想哭。

怎么就不能等到发工资那天再掉嘛!!

这也太倒霉了吧!!!

上次这么倒霉是什么时候啊?!?!

眼神一暗。

是初次遇见风天逸的那一天。

他在下班的路上被野狗追赶,本来就一身狼狈了,这是巷子里还跑出来一个小混混想要对他进行一些不可描述的交(抢)易(劫)。

心生绝望之际,是路过此处的风天逸报了警救了他。

从那以后,风天逸总是能在他倒霉的时候及时出来,无论是发生什么事,羽还真都觉得有了风天逸就不需要害怕了。

对方总是能帮他解决任何难题。

死机的电脑……

剪毁的发型……

房里的不知名虫子……

甚至在分手后风天逸把行李带走时还很“好心”地帮他修好了坏掉的水龙头。

想起种种往事,羽还真有些受不了了。

眼睛都红了,明明分手吵架最凶那时候都没有哭,现在受了这么一丁点委屈怎么就想哭了呢?!

羽还真想不明白。

最后还是肠胃饿到在抗议时他才出了门。

出门前还用手机发了一条朋友圈用很是“不在乎”的语气讲述了今天的小事情。

抖落满手的玻璃渣就开始苦恼今晚的晚餐。

做人怎么就会这么倒霉啊?

现在羽还真头发还是乱的,出门前也忘了披外套,单件卫衣挡不住的凉风习习。

最终在一个巨响亮的喷嚏伴奏下,他遇见了风天逸。

对方站在马路对面,他们隔了一条马路的距离。

目光却没有移开对方一步。

羽还真张嘴想开口。

话到嘴边又停了下来。

这么远风天逸也听不见吧?

抱着这种想法,他迈开了步伐往对面走去。

快要到达对面时羽还真还有点紧张,手心一湿。

心里一阵翻腾,不知待会开口要讲什么呢?

"好巧啊!你怎么在这?"

还是"你最近过得怎么样?"

或许可以挽回的意思来一句,

"你还要回家吗?"

羽还真不知道自己是多么期待这一场相遇。

在距离风天逸不到几步时,羽还真停住了,像注了千万斤铅似的再也迈不开脚步。

店里跑出一位披着西装外套的女生挽住了风天逸的手,笑眼弯弯,在讲着什么。

是从未见过的女生,但她身上的外套羽还真绝对不会认错,不是风天逸的还能是谁的。

那些周末在家百般无聊的时候他都会把衣柜里风天逸的西装都整理过一遍。

绿灯已经在倒数,羽还真像是失去了焦距,满脸尽是毫不掩饰的失落以及茫然……

风天逸一阵心慌,三步并作两步把那失了魂的人给拉了回来。

正想开口大骂时,那人却红透了双眼低着头像是在忍耐什么似的,隐隐约约能看见他的双肩在颤抖着。

莫名的担忧。

风天逸想要看看那人的眼睛,却不料对方头低的更低,还用手死死捂住了双眼,只是那肩膀抖动的更狠了。

只能看到羽还真的发旋却不能知道发生什么事的风天逸没有了方才的生气,小心翼翼的摸上那头乱哄哄的头发。

以前羽还真不开心时风天逸就会摸着他的头发给他顺气,恋人间充满爱意的小动作也总是惹来别人的羡慕嫉妒。

“还真?你怎么了?”

满是关怀的语气,委屈了一整天的羽还真在听见这句关心后再也没法忍住,一下子哭出声,吓得风天逸顿时忘了下一步行动。

反应过来叹着气拉过那人紧紧抱住。

分手那会儿他两吵架吵的很狠,家里唯一一张合照也不小心被打翻碎了一地,羽还真也只是微微红着眼指着风天逸的鼻子让他滚。

从未见他哭的歇斯底里。

“还真,别哭了。”

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给趴在自己胸口前失声痛哭的羽还真抚顺头发。

被晾在一边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少女摸着脑袋把身上的外套递给风天逸,正想开口问问现在的情况时。

风天逸接过外套无奈地开了口。

“你先回去帮我应付着家里那些长辈,你哥我今晚有事要处理…可能不回来了。”

“没问题!哥,你…要加油噢!”

少女作了一个加油的动作给风天逸后拦车离开了。

这两人的对话一字不落的被羽还真听了进去,霎时间没了动静。

满是尴尬的趴在风天逸的怀里,想要挣开又感觉脸上却是火辣辣的发烫。

去他妈的兄妹!

风天逸的声音这会儿在耳边响起。

“怎么又不哭了?刚才不是还哭的好好的吗?”

“你!!”

羽还真被这么一说,气的也忘了刚才的别扭抬起头来就要反驳风天逸。

“别哭了,哭了就不好看了。”

风天逸望着羽还真的双眼认真的说了这么一段话,惹得羽还真脸一红想要逃。

被风天逸掰回了原位,又是一阵叹息。

“还真,我们分开这段日子,我发现我还是很爱你,我们…不要再互相生气了好不好?我们复合吧?我好想你。”

羽还真的眼睛红的像个小兔子,被风天逸这么深情的注视着也有点不好意思了起来,只好重重的点头。

风天逸笑了,把西装外套披到了羽还真身上,在他眉眼处亲了一口。

羽还真赶紧回过神来,四处张望生怕有旁人看到。

耳朵不出意外的红了。

“你干嘛呢这里大街呢!”

“可我很想你哎。”

“那也不能现在亲啊!”

风天逸拉住羽还真,使出了他最好看的笑脸。

“那我们现在回家好不好?”

羽还真怨念的看着他。

“不好!”

“为什么??”

“我都要饿死了!”

“……”

风天逸像小姑娘一样吃瘪的模样落在羽还真眼里,想笑又怕他知道,只能趁现在人少主动在他嘴上亲了一口。

“天逸,你是我此生最大的幸运。”

我的一切倒霉都只为等到你。

评论(9)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