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瓶酸奶

写写画画开开车

别来无恙—缘起(拗)

自从那日醉酒过后,齐晟发现齐翰变了。
整个人活生生一只小妖精,时不时让他坐好看他来几个舞剑,可齐晟的视线就随着那人灵活的腰肢转个不停,事后齐翰还会咏上几首诗词,听的齐晟一头雾水。
做事也勤快了不少,以前都是他好生伺候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小身板才长肉了不少,看的齐晟很是欣慰的继续给王爷递上汉堡包。
最后吃到齐翰拉了好几天的肚子他才开始了家庭煮夫的漫漫长路……
可现在,他刚炒完菜,厨房里就会突然飘出来一位白衣男子优雅地端出去,完了还一脸期待的望着自己眨眨眼睛,一副快夸我快夸我的模样,一边压住心中那股慌张的期许,一边不着痕迹地给齐翰顺毛外带夸奖,然后就会看见齐翰开心到飘飘然的表情。
齐晟好几次询问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每次齐翰都含糊不清的给撇开了话题,这样的反应让齐晟更加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这会儿正靠在沙发上苦思冥想,浴室里传来齐翰的呼喊声。
“怎么啦?”
齐晟赶到浴室时脚步一顿,不可置信的盯住眼前被水雾缠绕着的人,雾气弥漫迷人眼帘,雾中之人身形高挑,肤色白皙,只披着单薄的外衣,墨黑的头发湿淋淋拨到一侧,被淡漠的眼神冽过,一阵奇异的感觉有感而生。
齐翰真是美人。
对方红唇轻启。
“看什么看?!痴汉!”
看着齐晟一脸尴尬又无力反驳的表情,齐翰哑然失笑。
也不顾身上衣物凌乱,背着手迈出浴室,凑到齐晟耳边时,眼神中闪过一丝狡猾。
齐晟被突如其来的吹气弄得耳根一红,耳边齐翰好听的声音响起。
“帮本王脱衣。”
“啊?”
齐晟感觉眼前的人物都混沌一片,那天晚上肯定是发生了什么……
“逗你的啦!哈哈哈哈真好玩!”
齐翰顿时笑不可支,靠在齐晟身上小口小口的喘气回神。
“王爷你变了,以前你不是这样的。”
“噫?爱卿对本王有何不满?”
“在下不敢……”
“饿了,等我换件衣服一块下去吃夜宵吧。”
“喏。”
齐翰拿起发束掠过齐晟往房里走去,在齐晟看不到的背面,迷花眼笑。

天气凉爽的秋季,楼下的烧烤店人气旺盛,长队排到了店外,人群中喧嚣的吵闹声掩盖住了两人的对话声,但排在队伍中相视一笑的默契却抹不去。
夜晚的温度相比白天还是较凉的,烧烤店传出的香味在空气中飘逸,对饥饿的人们一把诱惑,连一向淡然处事的齐翰都有了反应,摸着肚子怒着嘴小声的抱怨着。
齐晟看的入迷,拉住那只揉个不停的爪子,眼里尽是齐翰可爱的小表情。
“齐翰,以后我们一起相约吃遍天下的美食吧!”
“…傻子。”
“啊??为什么这么说啊?”
“等你有能力那样做再跟我讲这件事。”
齐晟把齐翰偷笑的表情给印在了脑海里,那份爱意已经在浑然不知中溢满了心。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