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瓶酸奶

写写画画开开车

【龙纯】妳太善良〖甜甜酸酸暗恋风/伪现实〗

正文开始前/

●ooc!

●非专业刻画!

●圈地自萌,请别ky

●感谢龙纯♡

妳太善良

                     
我遇见谁会有怎样的对白
我等的人他在多远的未来
我听见风来自地铁和人海
我排着队拿着爱的号码牌

                    【遇见】孙燕姿
                       ▽

石川佳纯有个习惯,去到每一处地方参加比赛她都会抽出点时间去逛一逛那里的风景,用她的话来说,漫步在异国他乡的路上,她总能从中得出些珍贵的小想法,光是明信片她就已经收集了厚厚的一叠,存在家中的一个超大铁皮箱里面。

这是她的一个小心愿,是那么多心愿中最简单的一个。

这么多个国家中,她偏偏独爱那个有着许多荣耀的国家,带着些敬仰,又带着些熟悉感,也许是因为那个国家有着那个男生身上的温柔气息,明信片里几乎有一半是中国的各地风景名胜古迹。

石川佳纯深知自己倾心于那位来自中国的强大对手,在第一次看他比赛的时候她就清楚自己的心意,那是她青春时期第一个喜欢上的男生。

即便那时候的马龙选手还不是中国乒乓球坛的超级巨星,石川佳纯也只是个刚进国家队不久的一个没名次的新手后辈。

她所坐的位置只看得见马龙健壮的后背,曾多少次石川佳纯跟身边的队员们称赞过,男生认真起来连湿透了外衣的背影都异常地好看呢。

只可惜在他们错过相识的短短几年里,马龙已经打出了自己的成绩,正逐步往国家队最需要的目标稳步前进着,石川佳纯也从一位小白晋级到能拥有国际名次的实力小将。

不变的是他们的关系依旧没有任何进展,不变的还有石川佳纯对马龙的爱慕之情,她从不曾吝啬对马龙的夸奖,无论是球技亦是人品都被她花样百出的赞美之词一一道来过。

也许她也本着远远的仰望偶像的背影,想着尽力能追上那英俊的人而努力着,却不知她的好意早已被那人一一熟知,并念着这段情对她充满了感激之情。

再次见到马龙的时候已是几年后的一场公开赛中,在观众席边上观赛的石川佳纯在马龙轻而易举便赢下比赛的瞬间差点没忍住大喊出来,身边的人们尽力的为他欢呼,她只得用手捂住嘴让场上巨大的欢呼声把自己淹没。

场上的少年不负重任赢下了属于他的荣耀,只见他眉眼间溢出的欣喜,接受了抛给他的鲜花,他指着自己战服上面的国旗大吼着,他的汗水划过脸颊滴落在地上,但是他没选择擦去而是任凭其继续在脸颊滑落。

石川佳纯竟被这股气氛所感染,震惊到一时半会儿没回过神来,自己竟也眼眶湿湿的。

透过重重人群与障碍,可她却好似也感受到了他心中那翻涌的爱国之心。

这般混乱的情况下,石川佳纯恍惚间对自己的视力产生了怀疑,从她的角度来看,马龙选手是正对着她这个方向在笑,嘴角上扬到一个好看的弧度。

她把这个短暂到不足以拥有真实感的笑容当做是贵重的一刻,趁着人潮还未离去她便离开了,殊不知方才大屏幕上投放的正是她从马龙赢球之后的所有表现。

从头到尾,毫不掩饰。

之后的比赛她都发挥出了自己该有的水平,不过那份因他而生的喜悦却是久久都不能忘怀。

福原爱前辈如往常一样带了小饼干来光顾中国队们,到达他们所在的酒店时,不少球员发现这次福原爱身边多出来个短发小姑娘,脸低得就像是要陷入捧着的小饼干中一样。

福原爱却是对她极其照顾,又是随身携带,又是凑耳低喃,笑声小小的传进在场的中国队队员们耳里,痒痒的。

张继科趁着偷吃小饼干的间隙飞快地扫了她一眼,险些噎到自己,憋红的脸蛋不知道喝下了几大口白开水才缓和了过来。

他先是诧异的一下接着又换了一副偷笑的小表情掐了一把福原爱胖乎乎的脸蛋,惹来少女无奈的讨伐声才松手招呼其他队员来吃小饼干。

人越来越多,石川佳纯的头也越来越低。

似见不得人一样低着头呆坐在一旁。

张继科不是那种爱玩耍的男生,但看到是石川佳纯,他就莫名来趣,拉来了许昕,两个人凑近石川佳纯,见她小脑袋懵懵的,一时失笑。

“小爱,不打算介绍一下你带来的小妹妹啊?”

许昕倒是很主动地冲福原爱说着,还不忘顺走小饼干。

福原爱笑了笑,用手肘轻轻地顶了一下身边鸵鸟似的石川佳纯,小姑娘被顶的抖擞一下,只得慢慢地抬起了头,看到张继科众人笑意盈盈的目光,又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大家好,我是日本队的石川佳纯。”

说中文时一字一句,咬字也中规中矩的,声音不大,却十分的可爱。

“石川说中文也没想象中那么拗口啊。”

“不过不必太拘束啦,马龙那家伙出去啦。”

看到石川佳纯又是一阵羞红地低下了头,张继科这才心情大好的捧着小饼干离开了。

又等待了会儿,福原爱那边已经跟友人们叙旧完了,正准备要离开。

“对了,那位小妹妹就是日本队的新秀吧?”

女队这边的丁宁跟刘诗雯也拉住了福原爱问着,得到肯定后,又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

“球技不错,肯下苦功是有成绩的。”

石川佳纯这边得到了中国队前辈们的鼓励,竟一时不知道该怎么道谢,只得频频鞠躬感激,惹来女队那些人哈哈大笑。

“你太谦虚了,你可不许像你前辈一样爱哭喔。”

一边被对号入座的福原爱也只能跺脚炸毛起来。

出酒店的时候福原爱还在跟石川佳纯吐槽着自己爱哭鬼的外号,却不料身旁的女生愣站在原地,像是被定住了似的。

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那是路边一对正在说话的男女,女生一头浓密的黑发,身穿一袭碎花长裙,路灯映在她白皙的脸上,红唇细眉,眼中的心意自然是浓郁,那本来是背对着她们的男生像是受到感应一般转了个身。

那个人分明就是马龙。

石川佳纯没再看第二遍,她被福原爱给紧紧拉住了手臂往其他地方走,脚步急促,如她的呼吸一般紧急,手里还拎着剩余的小饼干也随之晃动,身体没有一处是自己能控制住的。

那翻腾的思绪也是。

没有过多的停留,日本队在两天之内已经回到了东京,这两天内福原爱再也没带石川佳纯去过中国队那里,那晚之后的石川佳纯闷着被子睡了一宿之后就像是平常一般,福原爱甚至在她脸上没看到过任何一丝有关那晚上她满脸堆积的难过。

这种情况持续了好一段时间,福原爱一次突然被石川佳纯拉住在角落里,被轻声问道自己留长发会不会更讨人喜爱的问题,对方小心翼翼地眼神倒是刺疼了她的心灵,可这个问题福原爱哪懂得里面那层深意。

不是讨别人喜欢,是讨他喜欢。

从此石川佳纯把这个问题埋藏着,掖得实实的。

她不问了。

她开始越发沉迷于打球,肌肉拉伤已经是日常仪式了,队医都对她这个过度的训练表示不赞同,可大家哪知道她心里的想法,她那个最远大的理想,那个值得她倾尽全力去完成的梦想。

她希望自己够资格站到马龙的身边,即使是以敌手身份。

这个想法一直持续到几个月后的半公开赛上,石川佳纯一股劲儿想要为国争光,却不料身体却先倒下了。

她水土不服导致低烧,已经躺在酒店的床上好几天没摸过球拍了。就连福原爱都没办法撇开她去训练,在酒店里忙里忙外的可算是调整好了一些。

这天石川佳纯出现在训练场上,裹着外套长裤,脸上还带了个口罩,扎着个苹果头专心致志地在角落里跟队友练习着,时不时咳嗽几下,跑去喝几口水又回来继续。

听到队友们给她起的拼命三郎这个外号,她也没忍住笑了出声,还没来得及辩解呢,头上的小马尾就被抓住了。

“我还以为是哪位高中生跑来这里打球了呢,原来是石川啊。”

玩性大发的张继科放开她的小马尾又跑去福原爱那里讨小饼干,石川退到旁边打理自己的头发时才发现不只张继科一个人来了。

马龙选手也在。

她对这位偶像级人物并不陌生,你要她背出个马龙生平战绩呢她也能给顺出来,还能说的有头有尾的,但你让她见着本人后,她也就失去了说话的本事,像个哑巴似的驻在那里好笑的像个傻子。

要好好打个招呼吗?

“石川?裹得这么实差点没认出。”

马龙明亮的语调进到石川耳里又成了另一个味道,甜甜的涩涩的。

甜的似她的心,涩味也是。

“因为这几天感冒了…”

石川佳纯不敢看马龙,只得低着头看着马龙的运动鞋,干净利落的白鞋,衬得那个人都优质了起来,再看看自己的灰蓝运动鞋,死气沉沉似的…

难道这就是他们俩的差距?

在马龙正准备开口时,他瞧见了石川佳纯气鼓鼓的脸蛋,被口罩挡住了脸蛋也能看出她现在的闷闷不乐,运动之后涨红的脸色搭上那个减龄的苹果头。

他还真以为自己看到了个国中女生在自己面前呢。

“在想什么呢,想的这么入迷?”

马龙没忍住,戳了一下鼓起来的脸蛋,在看到石川佳纯瞪大双眼的表情时扑哧一声笑出声,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在石川佳纯恍如隔世时又正颜了下来,虽然他嘴角的弧度依旧是上扬着的。

“你什么时候有比赛?”

被问到话的石川佳纯及时反应过来,给报了个时间,那是明天的女单比赛,是她务必要争取的比赛。

“嗯,今天的话就不要过度疲劳了,毕竟还没好呢是吧。”

石川佳纯只懂得点头不敢看对方,她哪知道马龙看着她,看着她傻乎乎的样子,自己也情不自禁地跟着傻笑起来。

“哎唷我说龙哥,咱们到时间回队里集合啦~”

许昕从角落窜出来用肩膀碰了一下马龙,手上动作还没忘给石川佳纯打了个招呼。

“得,你先去把张继科那家伙逮回来。”

马龙点了点头,打发走了许昕,又见石川佳纯一股欲言又止的模样,眼睛看向自己时是纠结的,光是看着那两条不安分皱起来的眉毛马龙就该猜出石川佳纯的想法了。

“明天好好打,希望你身体快点康复。”

“好,你也加油!马龙选手!”

还不知自己的意向被看出的少女依旧客气地向马龙鞠躬告别,这个礼节并不是因为疏远,而是对他的敬意跟尊重,她想他是明白的。

马龙悄无声息地在石川佳纯的外套兜帽里留下了一颗糖果,接下来换上那副严肃认真的态度把许昕张继科给带走了。

站在原地的石川佳纯看了好久好久,寻思着为何那个人连背影都能好看到这般地步。

女子单打进行地很顺利,石川佳纯拖着疲累的身体坚持到了最后几场,她感觉自己的身体状态不好,连抓拍的手感都差了不少,眼看着快要开始下一场比赛了,她咬咬牙撑着,也没有告诉教练。

几度憋出眼泪,再辛苦她都只咬着疼打完了全程。

成绩与她所猜到的差不多。

她就卡在四强上了。

与对方握手时她唇色泛白,几乎使不上力气,对方好意的询问了一下她的情况,被她摆手道谢了。

下了场之后面对一群把她围住给她献上水与零食的队员以及脸色担忧的教练,石川佳纯险些没忍住当场大哭。

后来她找了个机会躲在女厕里失声痛哭,她死死咬住下唇不让自己哭出声,眼泪却似决堤一样不停歇,她害怕看到队员们跟教练失望的样子。

抱怨着自己不争气的身体。

也绝望于那个遥遥无期的抱负。

不料出门时就撞上好似故意在此等候的马龙。

“嘘,不要说话,我这是偷偷溜出来的。”

“怎么委屈成这幅模样了,不可爱了。”

“嗯嘛不管怎么样都是笑着才讨人喜欢啊。”

那个男生细心地把她额前湿哒哒的碎发给弄开,看到石川佳纯一副乖巧的模样都禁不住想掐她脸蛋一把,可她的眼睛红红地好似只小兔子,让他心生郁闷,那份恻隐之心隐隐溢出来。

石川佳纯顺从的沉默着,低着头呆呆着干站着,只不过她的眼眶再一次的湿润。

本来已经收拾完毕的狼狈不堪在遇见马龙的那一刻毫无头绪地披露出来。

“不要逞强,或者…我的肩膀可以借给你。”

“马龙选手…”

石川佳纯只觉吃惊,她跟马龙接触甚少,光是昨天的谈话就已让她感到惊喜不已,她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在马龙嘴里听到这番话。

多大的荣幸之至。

“啊看来是我太直率了。”

自知气氛不对劲的马龙十分抱歉地挠了挠头,嘴比脑子的反应还快。

“那个…谢谢马龙选手的安慰…”

石川佳纯已经放弃这种断断续续的抽泣气息,刚才仿佛要涌动出的泪水也化为乌有,她重新换上自己一贯的笑容,很是欣喜地看向马龙。

“啊小事一桩…那个…时间不多了…我要回去训练了。”

“你还好吧?”

得到石川佳纯郑重的点头后马龙也很是开心的摆手让她先走,他不想被对方看出自己窘迫的一面,泛红的耳朵无一不在暴露在他真正的想法。

女生明显没有平日里的活力,丧丧地搭着毛巾脚步沉重地往外走去,跟刚才有许不同的是,她头上的那个小熊玩偶随着主人的步伐在摇晃着。

跟她一样可爱。


马龙没沉住气打了一局输球,换场那几分钟被教练说了一把,面前的队员们无一不用担心的眼神看着自己,马龙眨巴眨巴眼,往黑乎乎一片的观众席看去,他什么都看不清,但那一刻心里的疑惑却好似得到了答案。

无比轻松。

“抱歉,教练,现在开始我会把比分扳回了。”

马龙擦了一把汗,重返战场的他似乎有些不同了,先前的不耐烦好像已经逝去,换来的是他耐心至极地反攻,眼底深不见底的冷静,想明白那个问题的他还是以前精明强干的帝国破坏龙。

他沉下心专注地把比分一分分追上,在打平的基础上一局局扳回,心中那倒塌的心墙也在点滴中重新建筑回原先的模样。

这一次赢下比赛的那瞬间,没有听见掌声,没有听见呼喊,没有感受到任何思绪,马龙麻木的回过头看往观众席。

黑云压城般的漆黑,但他看见悉数站起挥动国旗的人们,看到激越跳起来的人们,也看到拉着他的应援条幅的粉丝们抱在一块。

教练与队员们不约而同地站起来鼓掌大声欢呼。

凑角落边来自各国的志愿者们的交流。

对手凑过来的握手。

一切都那么缓慢,好似时间放慢了…

他却没看到那个他最想看到的人。

那个在节目里对自己赞不绝口的女生。

那个躲在观众席偷看自己打球的女生。

那个总是冲自己笑又不敢说话的女生。

世界之大,他却在这一刻明白了自己想要的。



在他赶过去的时候她还缩在角落垂头丧气地看着自己的混双安排,整个后台稀疏坐着几个外国选手,马龙边走边拿毛巾抹去自己脸上的汗珠,远远的他就看见石川佳纯的眉头都耷了下来,看往自己的小眼神溢满惊讶与难过。

石川佳纯想跟马龙混双。

非常非常想。

所以在看到马龙气喘吁吁跑过来的那瞬间,她会误会是幻觉然后忘记了打招呼,手中的纸被她紧紧捏住,看见马龙分明一副刚打完球的样子,身上的衣服湿了一大遍还没来得及换。

就在刚才,他夺冠的好消息跟混双安排一同传到了石川佳纯的耳边。

但眼前的人…是真实的。

“石川…那个,我赢球了。”

马龙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他笑得那么好看,好看到她没法移开自己的视线。

“很抱歉没能亲自去看马龙选手的比赛呢。”

“好可惜…”

石川佳纯悄悄把混双安排的纸条放置身后,在包里掏出了一瓶运动饮料给站着的马龙,房里的冷气也没能让她脸上的红晕吹走,小身板站得笔直。

马龙心里头这一时半会儿是喜滋滋的。

赢球都没开心成这样。

“没事,你欠我一次。”

“以后还上。”

石川佳纯听见马龙的话,暂时还没能理解这其中的意思,一下子摸不着头脑只得露出疑惑的表情。

“接下来几天还有比赛吧?”

“是的,怎么了??”

马龙笑得更欢。

“那下次见面再请我吃饭吧。”


石川佳纯先是惊愕随后才回过神来,她听见了什么??

“是不行的意思吗?”

马龙有点忐忑地站在原地有点举步艰难,他也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他本在脑海中思索出来的说辞并不是这样的,可在看到那个迟钝的少女时他却没忍住说出来自己的真实想法。

“好啊。”

马龙先是满意的垂下了头,随后听见石川佳纯羞涩的笑声,听的他心痒痒的。


这种感觉太奇妙了。


石川佳纯愣愣的举着手机望着窗外,夜幕降临,车水马龙,酒绿灯红,无数的人擦肩而过,又与身边的人说说笑笑地走过。


耳边响起的是孙燕姿的那首遇见,她心头顿时似小鹿乱撞,歌声灌了蜜一样渗进她的心里,冷冷清清地敲打着她的心房。


马龙选手,我一定要更加优秀,以至于可以不被你甩的太远。


因为遇见他就是她最美丽的意外。


她不愿什么都不做就变成了遗憾的意外。


那一边的马龙已经洗漱完毕躺在床上,电视机里热闹的画面却没能吸引着他,不远的桌面还有一个很可爱的玩偶钥匙扣,纯白小兔子捧着胡萝卜笑着的样子很可爱。

他记得那天他在街道徘徊不定的样子,却在路口的小店里毫不犹豫的买下了这个小东西。


兴许是真的像极她了。


那个总是乐观积极不服输也不抱怨的她,那个总是对自己默默欣赏的女生。



他先前还未对她产生印象时,便有幸与日本队的队员们交谈过,他听说他们队里一位十分勤奋刻苦的新生,笑起来软的像小面包,认真起来却是个小火球,让人不敢招架。


然后他就看见了那位跟着前辈们身后慢慢挪步的小女生,短短的头发,小小的身躯,裹着一件巨大的外套,小眼神没有乱飘,只专心致志地望着手中的课本,乖巧又愣头愣脑的样子却很是有趣。



那时候的谁都没想到两个人的未来会彼此交缠在一块,像个毛线团子一样。


明天就把这个兔子交给她吧。

马龙笑着关灯,空旷的房间里虽然只留他单独的身影,但窗外悉数闪烁的灯光却好像点缀他心里的星星。

余生还长,我可以陪你一块走完这段路。

“石川…好梦。”

马龙躺在床上说完这句话满意的合上了双眼。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