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瓶酸奶

写写画画开开车

〖PhaxMing〗美人鱼梗/魔教党福利

1.喜欢的话拜托🙏请多多支持
2.连放两个新坑是想补偿老粉!
3.原谅我
4.请给我提意见

正文:

Ming第一次与Pha见面时,两人透过玻璃隔层两眼相对,那个朦胧的梦境竟在这一刻重叠,连那种无力的眩晕感都一模一样。

教材书掉落的声音引起了路人的注意,ming窘迫地捡起地上的书籍,不小心滑落的素描画就这样完整展现在别人的视线下。

那是一张美人鱼在海边搁浅的画作,即便ming及时把它夹进书里,可那幅令人神往的画面却没能使别人的思绪收回来。

Pha目睹了这一切,这个平日总是静静躺在那里任人观赏的人鱼,极其罕见地往玻璃隔层游来,目光也牢牢锁定着ming。

被吓到的ming顾不上别人的围观跟惊慌,不等pha靠近玻璃隔层便匆匆往展览馆门口跑去,只留下一具望着他背影,眼里有着说不清意味的人鱼。

周围的闪光灯已经围了起来,pha厌恶地回到有石头水草遮蔽的地方躺着,他捂着自己的眼睛,不去看附近虚伪的一切,想象自己还在海洋时的日子,兄妹们嬉闹的笑声,严厉又慈爱的父亲,温柔优雅的母亲,靠近海平面的阳光,以及梦寐以求的自由。

Ming一路狂奔,他内心深处深深感受到了他的惊慌失措,他不明白,为什么那条在别人口中总是对人爱理不理的人鱼今天竟作出如此大的动静,明明这只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莫非……是那幅他平日乱涂乱画的人鱼画作?

想破脑袋都不知发生什么的ming在回到宿舍时感觉到了舍友们异常的激动,其中一位直接拿起手机递给ming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ming仅仅看了那一眼内心便无法再平静下来。

“多么神奇的一幕啊!太他妈牛逼了!这条人鱼终于不是像死了一样只会躺在暗处了哈哈哈!”

舍友们讨论的声音笼罩着整个宿舍,他们每看一张路拍就是一阵欢天喜地,就连ming什么时候出去都不知道,放在书桌的书籍露出来一个小角,粗糙的素描纸一角写着一个字母——P.

Ming整整一个星期都不敢靠近展览馆,每每回想起那天的事脑海里涌上的都是那张照片里,面无表情的他眼神里流淌着的希望跟无奈。

他没办法去承受那种感觉,他没能力改变现在的情况。

即使避过了一个星期,最后还是败在了导师布置的作业上,他必须再去一趟展览馆。

心不在焉的躲开人潮拥挤的人鱼展览区,要找的资料也落下一大块空缺未补充,东走西顾地拖到了展览关闭前一段时间,人流逐渐减少,海洋生物区接近冷落时,ming的脚步不受控制的渡进了人鱼区。

这里四周遍是玻璃隔层,海洋生物被隔绝在冰冷的玻璃板里,可惜它们全然不知自己现在的处境,被囚禁在供人类参观的玻璃馆里还无虑地享受着余下的生活。

最里面的最为冷清,脚步声在空荡的场所里回响,像是ming不安的思绪一样,久久不能平静下来。

那条优雅的人鱼此刻正靠在里头的石块边合着眼毫无生气,被扎成马尾的黑发在水中飘摇,身旁尽是鲜艳靓丽的珊瑚礁,ming甚至能看见里面几条小丑鱼在追逐。

细细打量起那条正安静的人鱼,皮肤白皙得让人感到不真实,ming能看见他胸口的起伏,却未见他脸上出现任何不适。

更离谱的是他身上的肌肉竟然也十分完美,健硕又不失美感,看着看着ming就感觉有点脸红,忍不住在自己肚子上揉了一把小肚腩,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人比鱼比死人啊!!

恍惚之间好像看见那条人鱼动了动尾巴,睡颜依旧,可那一动差点没把ming给勾引进去,险些叫出声。

与电影里看见的人鱼相似,颜色奇异又修长的鱼尾,鱼鳞闪亮又整齐的像是镶在尾巴上的钻石,轻轻不动就可以撩拨别人的视线,久久不能回神。

但细看又仿佛是不同的,接近美感的鱼尾与腰部相连的地方,只要你认真细看就会发现,那鱼鳞是从肉体里长出的,只是越靠近腰身肌肤越细微不见。

看得ming一阵颤,据他所知这条人鱼已经被放置学校仅供师生展览已经近大半年了,靠着这条人鱼的热度一下子从不出名的私立学院窜到了重本学院,想要考进这里的人挤破了头,招新生时更是想尽办法搞出了个天价,后来被众多专家指明发表狠狠责备了这种无耻行为后,学校才稍稍收敛了。

鉴于ming是当时还处于私立学院时收进的学生,没受到如此压迫,平日也不喜八卦,当时人鱼刚接进学校时给学生放了假来观看,全校的学生都轰动了,个个伸长脖子想要看个究竟,他呢就抱着火影全集的漫画在宿舍里躺了一个星期,只整整一个星期,这事就被舍友笑了整整大半年。

现在临近毕业,时间实在是空了下来,ming游荡学校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还有这么一个展览馆去自己还没去过,想着毕业前来欣赏一下旁人嘴中念念不忘的人鱼,后续便是上文发生的事。

回过神来,ming再次抬眼与对方对上视线,那只人鱼玩意大发似的盯着ming的眼睛,嘴角微微上扬,待ming缩着脖子后退时才收起了脸上的玩味。

Pha缓缓往玻璃边游来,整个过程梦幻得不像话,有那么一瞬间,ming以为他就像溺水深海之中的求助者,而pha是来自童话故事中只为拯救他而来的救世主。

Ming呆若木鸡一般地看着pha向他挥了挥手。

这…这算是在打招呼吗?

Pha见ming略带懵懂地歪头,以为他还不明白,弯下腰在松软的海沙上摆着石块,颜色缤纷的卵石被拼成一个歪斜的Hello。

“天呐,你居然认识字!”

Ming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似的凑近,整个脸都要贴上玻璃板去了才肯罢,满是惊讶与敬佩的眼神落在pha眼里是一出值得骄傲的事。

鱼尾随意一扫过沙面,重新把打乱的石块摆成了Pha,换来ming一阵又一阵赞不绝口的惊呼,不知不觉少有喜悦的笑意在pha脸上浮现。

“Pha?这是你的名字?”

Pha摆摆手示意在人工海洋里听不见他的声音,但修长的指尖轻触了一下地面的名字,又指向自己。

Ming点头表示明白了,刚苦恼该怎么与他交流时,传来了即将关闭展览馆的广播,一下子变得手忙脚乱起来。

背包被翻了个遍才找到一张动漫海边与马克笔,听着展览中心传来安保人员巡逻的脚步声匆匆蹲地上把自己的名字写在了海边空白的一边。

Ming.

Pha动了动嘴巴像是尝试念了一下他的名字,ming本该好好告个别,安保人员吆喝的声音在不远处传来。

“还有没有学生在啊?准备关门了啊!”

“哎别啊!我这就出来啊!”

Ming抱歉地冲pha点点头,抱着被捣乱成一堆的背包一边挨着安保人员的教育一边忙活道歉往展览馆处跑去。

展览馆又恢复了以往冷清的时候,甚至安静的还有些渗人,pha的身旁游来了一群热带鱼,似乎并不怕他一样还往他腋下窜过,引来pha低声的发笑。

Ming只知道那一个酷夏他遇到了一条充满奇异魅力的人鱼,还有那一份蠢蠢欲动的悸动缠绕着心扉。

评论(10)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