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axMing】魔教文〖欲〗婴儿车

1.婴儿车
2.很久没更文了抱歉
3.修改了一丢,ooc
4.留着坑,有人喜欢再继续写

①唇齿

Ming又在街边的摊子上光顾,昨天看上的古怪木雕还在角落里跟一堆即将被回收的破烂放在一块。

跟木雕一样古怪的老板在拿了他的钱后背过身去像是念符文一样说了一些ming听不懂的话。

手里拎着老板给他包装好的木雕,ming往一条不起眼的小巷溜过去,就在不远处的老板突然抬眼往这边看过来,硬是扯出了一个看上去不那么奇怪的笑容。

Ming放轻脚步声,立起了领口,穿过几个拐角,最终在一座危楼门前停下。

熟练的从侧门边的窗口翻进,缓缓迈上楼梯,跨过一个缺陷口,一下子进到一个昏暗的房间,这里房间里甚至连个窗户都没有,铁锈的单人床在墙角被铺上了洁白的床单,上面有被躺过的痕迹。

Ming把手放上去,没有一丝残留的温度,整个房间空无一人,拎着木雕的手抓紧,像是还没适应这个沉闷的空间似的大口大口喘着气,眼前开始冒金星。

Ming在床上醒来,整个头脑昏沉沉不知道睡了多久,掏出手机想要看一下时间,被那刺眼的光给弄得眼睛直发疼。

PM.23:14

手里的木雕不知道被放到哪里去了,也无心去找,Ming继续躺在床上直到视线开始适应黑暗。

空气中突然有人发出一声轻笑。

Ming没有一丝紧张,他闭着双眼,感受着那人在房间里的走动,直至唇上被覆上另一个人的温度,那人滚烫的身体也贴上了自己的身上。

Ming睁开双眼,抬起手搂上那人的脖子,开始与身上人激吻起来。

唾液在两人隔开的距离间连成线,Ming微微喘气,没有什么比一场热烈又刺激的热吻还要让人发热。

那人身体发凉,贴着他竟使她十分舒服,感受到Ming的眼神,那人又靠近亲吻了一下他的眉眼处。

“你还需要点什么?”

Ming也礼貌地回吻了一下。

“香烟。”

未等Ming回应嘴唇又开始被疯狂侵略。

②暴力

脚下是一个求饶的胖子,只见他眼泪鼻涕都糊在脸上,整个身体都在瑟瑟发抖,pha抬腿把他踹到一边去,直径过去洗手台打了一桶水。

连桶带水都被甩到那个在地上蜷缩的胖子身上。

“知道为什么吗?”

Pha打量了半宿选择了往脚腕处踩下。

惨叫伴随着疯狂的挣扎在这个肮脏又窄小的卫生间里回荡。

“看来你不知道,那我来说吧。”

“如果再小偷小摸被我知道了,那就不止是今天这么解脱了。”

转身洗干净手后,pha冲镜子里的自己来了个口型。

‘good luck’

Pha出了学校兜兜转转打算走小路时,四五个不良抵着一个男生走了进来,嘴上尽是些粗话,被压制在墙上的男生低着头,鸭舌帽遮住了他大半边脸,手中死死握着的居然是一包香烟。

“喂小子,别不识相啊!不就一包烟嘛!”

为首的绿发男生从兜里掏出一把小刀,一副恶心的嘴脸看的pha犯困。

可偏偏那个男生连看都不看他们一眼,这种反应让pha一下子就来意了。

自以为很厉害的傻逼还想反抗一群整日街头恐吓打劫的混混?

被无视的混混来气就想拿刀子去捅,一直沉默的男生意外的开口了。

“说吧,你需要多少钱才肯放过我。”

他抬起头盯着为首的混混,茶色般的双眼里没有一丝的情感,就连脸上也不见一丝慌张。

“小子…你这么拽,看来不挨一刀是不行了。”

混混正想动手,手腕就被一拧整把刀都掉地上了,他发出惨叫并捂着手臂,回过头发现刀子已经被身后的人握在了手上。

那是他见过最可怕的笑容。

为首的混混手臂被捅了一刀,被扶走都不敢出一句话的其余人,眼睛里都是对pha的恐惧。

Ming愣了,转而浅笑,嘴角的梨涡若隐若现。

“谢谢你救了我。”

Pha与他对视,抬手把ming的鸭舌帽反扣在头上,抵着墙轻揉他的黑发。

在ming落荒而逃的前一秒,他笑着说了那句他一直想告诉他的他的话。

“我也谢谢你,救了我。”

说完便是死死咬住ming的嘴唇舔咬,被抵在墙上无法脱逃的ming慌了手脚,想要别过头才发现自己已被压制了。

他还没反应过来,却觉得这把声音似曾相识。

直到胸口的敏感点隔着衣物被挑逗着,那股热情、那份欲望、那只存在于黑暗里交合的刺激感全回来了。

见ming知道了自己的身份,pha更是放肆的乱摸起来,把那包香烟狠狠的扔到地上,掏出外套口袋里的木雕放到ming手里。

感觉到ming快要窒息前松口。

“你知道吗?我等你很久了。”

③霸凌

湿透的校服贴着身体,yo努力遮着脸,生怕被人认出来,身后卫生间门口传来几个男生的讥笑,他们谈吐中时不时开上两句嘲笑yo的话语。

Yo死死咬住下唇,眼前一切开始模糊不清,已经有泪光在眼睛闪烁,这种无助的感觉使他的头低的更下,如果这时候靠得他近,兴许还能听见他的抽泣声。

一切伪装都在撞上别人后暴露无遗,整个人都跌倒地上,眼泪也止不住的使劲流,走廊的人都停了下来,像是都在偷笑着准备看一场笑话。

Yo双手捂着脸却无法阻止泪水从指尖涌出,下唇几乎要被他咬出血,才减轻了他的哭声。

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这种生活不如以死亡结束。

“同学,你没事吧?”

被撞到的男生无措的站着不知怎么办,询问的话语也没得到任何回应。

Yo所有可笑的想法都在被披上了一件外套后终止,他被一件外套盖住了头,只感受到双手被牵住,借力站了起来,他听见男生极其温和的跟他讲。

“别担心,我带你离开这。”

Yo从未有过这么坚定的一刻,被一位陌生人牵着手,却没有刚才的尴尬 ,他只想就这样,没有外界的打扰,就这样继续走下去,头也不回。

自从那天那件事过去后,yo将就一个星期都没遭到任何骚扰,甚至那群恶霸就往自己身边经过 ,竟然也不像往常一般嘲讽他一下。

他暗自开心,是不是他们已经对自己不感兴趣了,不想再对他进行霸凌了?

但他不笨,如果真是这样被放下,原因可能只有一个,有了新的代替。

他快马加鞭跑到ming班上时,上课铃响了,班里都坐满了人,偏偏不见ming。

他没有联系方式也找不到对方,躲着隔壁楼梯间守了一节课都不见ming人影。

等再次遇到他时,yo刚放学独自准备绕小路回家,大老远就听见拐角处的吵闹声。

他感觉身体被死死定住了,后背开始发凉,他不会听错,是那群整天欺负他的变态狂的声音。

“喂小子!别不识相啊,不就一包香烟嘛!”

听到这把恶心的声音yo只有一个念头,逃。

可是他却想起了那天那双温暖的双手,那个有着好看笑眼的黑发男生。

“说吧,你需要多少钱才肯放过我。”

是他!

Yo加大了抓紧衣角的力度,他猜的果然没错,ming成为了他的代替,替他遭受了欺凌。

他僵着身子躲在角落目睹了整个过程,从pha的出现到最后混混们的落荒而逃,包括热吻中的两人。

他强迫自己不再继续看下去,迈开沉重的步伐缓缓往另一条小路走去,他后悔,如果当时他也冲上去反抗,会不会现在也会跟minh亲热。

内心那阵冲动无处发泄,他踉踉跄跄的逛到一条陌生的巷子里,耳朵是那群混混破口大骂的脏话,他们坐在一栋还没装修好的房子门前用语言把ming给狠狠地侮辱了一番,为首那个男的听的嘴角露出邪恶一笑。

不知什么时候抄起了地上的废弃钢筋棍,眼睛瞪得像是要把他们看出洞,使出了浑身的力气,他已经忘记了思考,冲动已经占据了他的全身。

等待理智回神来,手中不属于自己的血迹还滚烫着,刺痛着自己的神经。

看着那个倒在地挣扎地求饶的混混头,眼泪鼻涕都糊一脸,看上去狼狈极了,yo扔下棍子,捂着嘴逃了。

他想起了之前被他们欺凌时的自己,何尝不是如此般狼狈的求饶,可每一次求饶只会换来更大声的嘲笑以及辱打,无数次他都躺在地上失声痛哭时,想的都是如何去死才能换来他们一次的狼狈慌忙。

没想到,以暴制暴才是这场噩耗最终的解脱方式。

在yo魂不守舍地逃跑后,那群混混更加惶恐不安的在地上畏缩着,求饶声依不比方才的小。

蹲在角落里观看了整个过程的pha吹了一声口哨,笑着离开了。

评论(4)
热度(26)
© 上一瓶酸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