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瓶酸奶

写写画画开开车

请拥抱我⑥

高冷内敛健气校草攻×外热内冷孤僻校草受

一个存在于我心里,最蠢动的暗恋。

双向暗恋线+无女主+ooc+ky速退

BGM:Richard Sanderson - reality
         
写文的顶锅盖来报到:
总感觉我要弃坑了……

我写这个结局写了好久……快一个星期……

但总觉得pm不该是这样低调的

但我却不希望他们是光芒万丈的,他们应该要有属于自己的生活方式

也许庸俗,也许简单

但我没写太过详细就是因为对于他们,我有太多的私心,我不希望他们在这篇文完结,所以我开了日常三十题的坑

但在写结局的这一周,我把我灵感突发的梗都想好了

完结这篇文我完全是充满对新坑的向往写完的

也希望大家能对我笔下的他们心存尊重,他们可能不如你所想的那样接近原著设定

但我觉得他们在我幻想中是活生生存在的人物,有情有义

他们也许是生活中一个普通人的映射,也许是某些人心里存在过的一个假想人物

让他们免予世俗迫害,是我能尽努力去保护去完成的事情

祝大家有个好梦♡等待新坑吧唧吧唧吧唧

听我瞎说千万不要觉得我烦啊2333333

第六章(Ming视角)

-Wise men say
智者说

Only fools rush in
只有傻瓜才会陷入情网

But I can't help falling in love with you -
但我就是无法自拔地爱上了你

手中的手机随着我的颤动而颤动,我已经看着手机屏幕超过快半小时,其实我并没有在看手机,那条消息早就被我反复确定了十分钟之久,之后的时间我都在考虑着,我该怎么办。

距离那条更新的消息已经过去快一个星期,而我也是刚才看到,过去一个星期我跟老姐在古镇那些没网没信号的地方呆着,别说打理IG,我的手机在那个星期基本是关机状态,开了也是飞行模式,根本没信号,今天是来到小城镇才开的机。

现在是上午十点二十五分,我在宾馆的小阳台边上靠着,眼前是城镇里矮小又老旧的屋顶,耳边响起楼下小孩子们嬉皮打闹的笑声,深吸一口气,这是在大城市里体会不到的清新,陌生的地方陌生的人,这种感觉甚至让我感到抵触,好像我才是格格不入的。

没忍住给那条信息点了个小红心,看着底下乱堆的评价,我没忍住大致给翻了一遍,有疑惑有祝福,也有讽刺更有嘲笑,有评论说可能是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也有评论说这是新的整蛊方法。

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鬼。

不过,我很感动这又是真的。

叹了一口气,要怎么回应啊,怎样回应才不矫情又恶心啊……在脑海中思索一番要写的东西,可是怎么想都想不好,苦恼。

还没等我想到要写什么,那个人的对话框便发来了东西,这个时间可是在上课啊,这个人到底是何方神圣??总是上课的时候干这干那还能拿到好成绩?!老天爷你也太不公平了!!

即使是这样抱打不平的想着,可我还是没停下点开的行为,心里那一点雀跃,来的很及时。

Pha『!』

就一个感叹号……

这让我怎么回复……

Ming「?」

没有更好的回复方式了……

Pha『你过去这一周过得怎么样?』

我有点摸不着头脑,这开头问的话不对劲吧?怎么不是说…咳咳不说也好。

Ming「一切都还算好,你呢?」

Pha『我也是,这一周的我学习起来比往常还要带劲。』

我的字还没打完,对面又发来一条。

Pha『过一阵子要忙其他事情,到时候没时间腾出来学习,所以现在加工。』

什么鬼,还有什么东西比学习还重要啊?!话说现在他也没有在认真听课吧……该死的!

Ming「到底为了什么这么专注啊!」

Pha『为了见你。』

卧槽……

我的妈……

这都什么跟什么……

Ming「你不要胡说八道乱讲话好吗?我跟你还没那么亲密」

话发出去了,显示已读后我看着对话框许久,没有任何回应,内心的失落与懊悔犹如滔滔江水随之而来,郁闷地把手机甩到床上,我把气都撒到了老姐带来的毛绒玩偶上。

〖怎么办…唉!〗

不应该这样说的……不应该这样冷淡地对他的……不应该这样。

现在他应该是再也不想搭理我这个冷漠又无情的人了吧。

嗷呜明明这心里头开心的要死,为什么我就是不肯让他知道呢!

手机这时候来的电话很及时,我已经做好万全准备把气都撒到这位“倒霉者”的身上,还没等我开口向他散步负能量,p'pha慌张的语气让我的厌气顿时灰飞烟灭。

〖Ming…在气我说让你不开心的话吗?〗

【…有这种事?】

我的手心不自觉地冒汗,明明只是跟他说个电话都感觉紧张得不行…在看到那条ig之后

〖我很想念你……过去的每一天都有在想你…感觉快要死了。〗

【学长……】

〖你先不要说话,我知道我不该说这些话让你烦恼的。〗

〖可是…我…我憋了三年了,我简直不能再等下去了。〗

〖……因为我怕你再也不回来了。〗

〖我真的很害怕,那天晚上你离开那会儿,我都觉得……天都要塌了……〗

〖……我甚至不能怪任何人,我只能克制着自己不去找你,不去烦你,不去打扰你……〗

〖可是我……快要疯了……你却什么都不知道。〗

【你别招我哭…】

听着他接近崩溃的声音,我能想象到他现在的模样,可是我不能,我怕随便一想,眼泪就会决堤不止,鼻子酸的厉害,我只好捂着脸忍着。

〖我会等你的,等你回来。〗

〖再见。〗

【……好。】

挂了之后我从床边滑落到地上,没有眼泪,只有沉默地圈住自己的腿,把头埋在里边,我不敢面对这样的pha,也不敢面对这样的我。

也许是难过的,但我却没有要痛哭一场的冲动。

像是有什么利刃抵在我的喉咙上,被压的紧迫,压得我发不出任何声音,我眼前的一切都似扭曲的。

〖Ming?你怎么了!〗

姐姐害怕的把我抱住,我忘了这小妞出去买零食肯定是这个时间回来的,现在我这幅模样被她看见了说不定又要把她给吓坏了。

【我…没事的。】

我的声音几乎是奇怪又模糊不清的,像是干枯的落叶在被踩踏后发出脆响……不对,没有那么好听……应该是燥气挥霍的垃圾场里面,被挤压机压榨成块时垃圾缝间发出的声音,说的每一个字都是在喉咙里挤压出来的难受。

〖Ming,你不要吓我,姐就在这里,在你身边呢!〗

我姐应该是被我吓哭了,说话都带着哭腔,我搞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多眼泪,像条鱼似的流不完,而我却死活哭不出来,她是活在水里自由的鱼儿,而我是被囚禁在笼子里无法反抗的小鸟,等待着被解放的那一天,但我早早的就放弃了求生,因为我早已不再相信是否还能有离开的时候。

【你别哭。】

我把她拥入怀中,一遍又一遍抚顺她的后背,而她趴在我的肩膀上哭湿了我半块衣袖,没有办法,我像哄小孩一样摸着她的头,后来想想……

不对劲啊怎么变成我安慰她了??

〖我怎么觉得……很奇怪啊( ´◔‸◔`)〗

【……】

她尴尬地从我身上爬出去,离我远一点之后偷偷用纸巾擦着眼泪,一边还在偷看我,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看得我是哭笑不得。

【你先冷静下来,我决定告诉你一件很重要的事。】

是时候该跟她敞开我的内心,让她知道我的想法了,说到这我也紧张的搓着手心,慢慢调理着情绪。

【其实我…喜欢上了一位男生。】

〖……〗

没太大反应?那我继续说噢…

【我暗恋了他快三年……】

〖……〗

怎么还是没有反应啊?不应该这样啊。

【他,你也听说过,就是我经常提起的那位学长……】

〖……〗

脸上有点表情了!不过…什么意思啊??

【其实上次你们有见面的…就是那次…】

〖就不能来一点我还不知道的爆料啊?!〗

【……】

这一次我的沉默持续了有半刻那么久,气氛开始变得难以言喻,盘坐在对面的miki一副八卦的表情,而我继续无言。

〖我可以大胆的告诉你,其实你说的这些我早就知道了。〗

【…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我摸了一把鼻子不动声色地站起来拿起手机把弄起来,其实注意力完全不在上面,我想她应该是看出来了,可是我没有办法脸不红心不跳地跟我亲姐讨论我暗恋的可笑事迹吧……

〖小yo那边怎么样?他不也喜欢那位pha吗?〗

她怎么一开口就是这般犀利的话题?

【这也是我想向你求助的问题…】

〖嗯?∠( ᐛ 」∠)_说说情况。〗

又来了又来了……那个看上去很八卦的颜表情!

【今早刚到这的时候,我给yo打电话了。】

回想起那通电话,不知怎么我就内心一阵阴郁,或许是在心疼那样憔悴的yo,又或许是在佩服这般成全的他,不管是出于什么想法,我都不能就现在跟pha有什么不明不白的关系。

【他说他要放下p'pha了,还让我快回去,说在等我回去。】

【还说…要成全我跟p'pha……】

〖这样啊……〗

老姐恍然大悟的点头,而我却怎么样也笑不出来,我实在是不想去面对这些棘手的事情,还是说我害怕搞砸了,我们就再也回不去了。

〖小yo终于长大了啊。〗

【什么意思?】

这女人又开始乱说什么啊?现在当务之急不是应该给我想对策的吗??

〖我认识小yo这么久,一直觉得他由此至终都是个长不大的小孩子,需要别人照顾,需要别人保护,没想到他这次居然没依赖你作出了这么重大的决定,看来以后我要开始把他当成一个青少年看待了哈哈哈。〗

【…你的关注点有点偏啊喂。】

我彻底败在了这位脑洞大开的小姐姐上,输的彻彻底底。

〖话说,你还不打算回去看看他们?本来就不告而别,让别人担心可不是你的作风喔。〗

【你好像很了解我。】

我蹲坐下来与我这位姐姐对视着,仔细观察才发现原来这货跟我长得也不像啊,小圆脸内双眼还是个爱哭鬼,怪不得去接她的时候她的同事都会以为我跟她是男女朋友关系,搞笑,怎么看她都不像我能看上的好吗哈哈哈哈哈。

〖ε=ε=(怒°Д°)ノ我从你的眼神里看出了藐视,说!又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

她炸毛的样子才让我看的顺眼些,一副邻家知心大姐姐的风格实在与她不相符……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

〖(ノ°ο°)ノ喂喂喂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臭ming!〗

我是在憋不住笑话了她许久,刚开始她一头雾水地用死鱼眼看着我像是在看一条咸鱼一样,后来不知怎么…她也学着我笑到肚子疼得在地上打滚……

好丢人……

结束了一场不知道由什么引起的无厘头笑话后,我趴在沙发上,旁边是她瘫在沙发边上的头,一头墨黑的长发擦过我的手心,留下淡淡的清香味。

我想起了快一年没见到过的妈妈,她总是穿得很简单,头发却打理地很精致,她眉眼间的温柔我到现在还记得,只是那副容貌却因为时间流逝的原因变得模糊,有时候即便是看到之前我们的家庭合照我都能看个半天才能慢慢想起他们的样子。

而他们忙于工作,对我们的照顾几乎是没有的,甚至在姐姐的成人礼那天他们打来的电话里也不过是些唏嘘,连句关心我都不曾听到过,但姐姐不允许我怪他们,她总是偷偷躲在房间里面闷被子哭,哭完后又出来跟我开玩笑。

【姐…】

〖_(´ཀ`」 ∠)__ 干嘛啦,还来啊?我要累死了!〗

【你的话能让我改变任何主意,包括放弃任何人。】

她仰起头冲我笑的时候我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她就想我小时候经常梦到的天使,有着纯洁又动人的笑容,让我坚定着要守护这种美好的想法。

〖那我要求你遵循内心的决定,做你所想,爱你所爱。〗

【嗯,我答应你。】

〖还有一个!〗

【嗯?】

我挑眉,等待着她的下文。

〖立刻马上清空我的购物车。〗

【这位太太您能死开吗?我这不接受额外服务谢谢。】

〖你这个该死的家伙!不是说什么都可以吗!!〗

她蹦跳起来的样子让我想起了电视剧里深山密林里的大黑熊,又黑又熊哈哈哈哈。

〖还笑?!看我的无敌夺命掌!〗

【哇靠饶命啊女侠!】

——————♡——————

下火车的时候正是凌晨五点多,身后跟着的那位大姐一身怪异的打扮使与她同行的我一路上收到了无数个打探的眼神,搞得好像我也是这样的神经病似的。

【你什么时候才能把这身装备卸下啊!】

我回头占据身高优势把她头上的针织帽拿开,她乱哄哄的头发一时间暴露在公众场合,很是不雅,而它的主人更是一副要杀了我的扭曲脸孔,整个人就像贞子再现似的吓人。

〖我没洗头呢你就拉着我去赶火车了!我能有什么办法啊!〗

她踮起脚尖使劲拍了我一下脑袋才把她的帽子拿到手,对着站台的玻璃镜笨拙地戴上,我就站在一旁接受着路人的洗礼,不耐烦地上前替她把掉出来的碎发都塞进帽子里去,拖着她就走。

【帽子这个我可以没意见,不过你这个棉衣外套还有那双铆钉靴是什么鬼啊!】

〖还不是你催我离开我才不会赶时间把在那边买的东西都穿在身上带回来的……〗

【现在刚准备入秋你就开始买冬装了?你简直……靠!】

我的突然失声并不是因为神经错乱才引发的短暂性失语,而是因为站在不远出口处附近一个正在安静望着我的男生,他的表情我还看不太清,但我看到他挺直的背脊,以及被风吹乱的头发。

〖看呆了吧?还不快去找他!〗

我姐就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卖弟弟出去,被她从后背推的我往前迈了几步,那人竟也向我缓缓走来,我们望着对方的眼睛,像是在参加什么奇怪的宴会,我们在舞池两边同时往中间靠拢,你向我伸出手掌,我也没有犹豫的迎了上去。

一把抱住他宽厚的肩膀,我的风尘味太重,染上他醇厚的气味,我就把头搁在他的肩上,他的体温一下子温暖了我刚下火车的寒气,环在我后背的双手太用力,可我并不讨厌这种感觉,似乎这个拥抱有着千万种魔力能让我的心在这个人身上长留。

【你怎么……会来?】

没有过多沉溺于这种无止境的温存,我自然地后退,他自觉地放手,这种默契像极了老情人之间的相处,在我问出这个问题时他却十分来趣地看向我的身后。

〖噢你们两个终于腻歪完啦?_(:D)∠)_我还以为要等上大半个小时才能插上话呢。〗

我隐约猜出来是怎么回事了。

【姐,你泄露我们的行程给他了?】

看她对着我狂抛眼色的表情我就知道,你这个卖弟弟的人!不可理喻!

〖是不是我的到来给你带来了不便?〗

P'pha的表情明显跟他说的话画风不同,哪里有说抱歉的人还笑嘻嘻的?

〖Ming,都到这个地步了,还是快点说清楚吧(◔◡◔)。〗

【你少用这种八卦的眼神看着我。】

【快点回去吧,赶了一晚上火车我都要累死了。】

这两个心虚的人听到我的话后立刻热情似火一般帮我拿起行李,我都一直摆手拒绝好言相对了,可我姐时不时推一把我送到学长身边这种行为,啊喂能不能有点技术含量啊?这也太尬了吧?!

【你们俩再搞小动作我就自个回去了。】

〖别啊别啊我的小少爷!〗

〖嗯快回去休息吧,我的车就在外边停着呢。〗

听着他们讨好的语气,走着前面的我假装揉眼睛时捂着嘴笑了好一会儿。

先是送miki回到她的公寓,我因为连夜赶路的原因在车上睡得香,也不知道车子开得这么快,都已经到我家楼下了,我还戴着眼罩在副驾驶位睡得不省人事。

恍惚间听见有人在叫唤我的名字,我没力气回答,只好张嘴支支吾吾地说了几个不成调的字就继续昏睡过去了,不知道被某人偷拍了多少张黑照我才迷迷糊糊的醒来。

〖醒了?我以为还会更迟呢,都要准备通知beam帮我请假了。〗

【嗷,怎么不叫醒我?】

我哈欠连连的样子落在后视镜上非常喜感,然后某只宽大的手掌就把我的头发揉了一把,我听见车里响着悠长又舒缓的歌曲,在这样舒服的环境下我的眼睛都快要合上了。

〖你现在就在我身边,触手可及,我就很满足。〗

我抬头看着他,刘海又长了,到了要扎眼的长度,也许我应该带他去我经常去的那家店去剪头发了。黑眼圈重了不少,但却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那双充满魅力的眼睛,此时那双黑眸里面藏着深情厚意,气氛恰好。

【我想以后,我都会在你的身边。】

【因为我发现,我好像对你有一点点喜欢。】

他的表情变化让我起了想要捉弄他的点子,不知道他发现我是个满肚子坏水的淘气鬼之后还会不会这般纵容呢。

〖就一点点吗?〗

【好像是的呢。】

他苦恼时皱眉头的样子也好看的很,我差点移不开眼,若不是突然播放的歌曲把我全部注意力都索去了,我可能还沉醉了一片汪洋之中。

我想起高二开学不久那天午后,我路过那家专卖老碟片的老店,我被橱窗内正在播放的影片深深的吸引,她齐肩的黑色头发,一脸的天真单纯,还有那个男孩子,从背后为她戴上耳机,然后他们就在喧嚣的人群里静静的踩着和别人不同的舞步。

后来我无意得知这部影片名为《初吻》,而女主的饰演者苏菲玛索早已不再是年少时稚气未脱的模样,可每每我听见reality这首歌,脑海中总是浮现起马修给苏菲带上耳机的定格画面,还有身边那位陪着我去买鸟饲料的学长。

那时候的我感叹,我自怨,我唾弃,爱还没有说出来就早已深埋心里,也许这就是暗恋的感觉。

〖知道吗?第一次见面我就觉得我对你有着不一样的感觉,后来确定我是喜欢你的那天,你站在那家买老碟片的店铺前,看着电影的片段格外专注,背着光,金灿灿的阳光打在你的背脊,而我的心跳却特别的异常,我想,我是喜欢上你这个奇怪的家伙了。〗

他说这番话的时候,dreams are my reality就忽然倾泻进耳朵,整个人都连带着酥麻了,世界都安静下来,变得温情脉脉,我们对视着,无须言语,却知己知彼。

〖你…这是在告白吗?〗

【后来我错过了你,我不敢再听这首歌,不敢再看那部电影,甚至连reality这个单词看到后,都会走神大半会儿。】

【再后来我们再一次见面,我仍然没听这首歌,没看那部电影,但是我知道我的心,再一次在那天午后,开始了它下一次的异常跳动。】

我知道在这个氛围下我是毫无头绪去拒绝他的,我无法拒绝这样深情款款的p'pha,也无法拒绝这样欲罢不能的我,只想着再克制一下,不要让自己过火,可是p'pha的声音就像带了魔咒似的催情,我感觉我的内心一阵悸动。

【Ming,我为我还能陪在你身边感到无比的幸运,我希望以后的路我还可以陪着你一块走,直至白头,也爱着你。】

〖…你觉得我现在是笑好呢还是哭好呢?〗

也许是我的问题太不严肃,才会让他一下子没绷住脸笑了起来,现在我只想快点摆脱这场纠结,实在是太重要了,要负责的太多太难太累。

〖我觉得你怎么样都行,只要不是因为难过而流泪就好。〗

【嗯,我同意了。】

我点点头把冷气调高了些,刚才的冷流吹的我心发慌,但眼角的湿润是提醒我追随内心的联系,我第一次这么想为我的付出画上一个美满的句号。

〖…谢谢你还给我机会。〗

【我也谢谢你,占据了我的青春。】

我也不是无厘头,只是这个眼泪险些就要拢不住了,再不转移注意力,我就会在他面前掉眼泪。

【再也不会有我这么帅气的单身汪了。】

〖我想吻你,可以吗?〗

我一个回神,在他没看见的一边,耳朵红了一片,于是我又默默的把温度调低至我有足够的理由掩饰自己的害羞。

【我可以拒绝吗……】

他的笑容只僵硬了一秒,我完全可以确定,本打算就这样吧离开了,但背后他折腾的声音又吵的不行,我本来打算就看一眼再走,可这一眼,我就差点走不开了。

歌曲缓缓得迎来尾声,我吞咽了一下口水,直盯盯着在面前越放越大的p'pha,他脸上的绒毛我都清晰可见,抚上我后脑勺的指尖带着凉意,我却无法自拔地陷入他眼里那片名为温柔的暖洋里去。

唇齿相触一霎那,我紧闭着的双眼渐渐放松下来,小心翼翼地回复着,索取着,接受着,手臂不受控制地搭在了他的肩上,混乱的脑海中却好像幻灯片一样播放着我幻想着我们未来的日常。

在接吻的短短半分钟内,我已经在脑海里与这人过完了一生, 歌曲也已经开始了下一首,一切都在开始新的一页,而我也悄悄地在我的日历上记下这一天,这一天之后,我便准备要开启新的篇章,谱写新的故事了。

只是身边的人还是一如既往,没有多也没有少,我说你们就是没有遗憾的诗句,而诗句里,充满感激。

评论(18)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