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瓶酸奶

写写画画开开车

请拥抱我④(Pha×Ming)我爱魔教粮♡

请拥抱我④

高冷内敛健气校草攻×外热内冷孤僻校草受

一个存在于我心里,最蠢动的暗恋。

双向暗恋线+无女主+ooc+ky速退

BGM:陈奕迅—红玫瑰
          伦桑—成全
          范玮琪—到不了

chapter 4(Yo视角)

-就算明明知道,他的若即若离,不过是同情的施舍-

我有好几个日记本,里面密密麻麻的都是我这三年来跟p'pha的每一个次接触,小到听到他的八卦,大到跟他的亲密接触,有我苦苦恳求学姐才得到的高中毕业大合照,也有毕业后我在他抽屉里找到的聊天小纸条,一点一滴,汇流成线与我的笔尖紧紧缠绕。

我深知他对我的感情真的只是学长对学弟的关心,仅此而已,我甚至从他眼里看不到一丝丝专属于我的温柔,在我面前他的笑永远是恰好到点的,我一直觉得他的笑意还未溢满过双眼,像是个不会轻易表达出感情的人,在那之前我还以为这是他冷清自立的性格所谓表达方式。

直至一次我无意的碰见才知道,原来他在面对一个人的时候也会这么认真的注视着,甚至连目光都是一直紧紧的追随,随后在看到什么使他开心的事后笑起来差点露了牙龈,原来我所有的假设都是真的,他,并不是因为高冷才拒绝我的亲近,而是因为他早已心有所属。

我躲在人潮拥挤的人群里望着靠在球场上跟狂野医生帮并肩站立的p'pha,看着他的目光全能都在跟随着足球场上一个雄姿英发的身影,在他进球后与同伴们对视时满满的骄傲,在他失误时眉眼间不可掩饰的担忧,在他获胜时托教练给他带去的矿泉水跟毛巾。

我无心看比赛全程呆滞地看着他,直到比赛完他跟同伴们离开时我手里拿着的水杯失力的掉落在地,那是我用了好久的一个水杯,上面有我最喜欢的动漫人物,有着老旧的贴纸,还有我随手涂的小人们,伴随了我快三年的水杯,在那天下午被我丢弃到垃圾桶里就再也没有见到过了,包括连这个款式也不再出售了。

就像我那份还未开始的青葱暗恋一样提早到了尾声,再也找不回当时那份纯粹的情感了。

之后我调整好脸上的表情往站足球场边上等待着我的ming跑去,像往常一样,他对着我跑来的方向发笑,那双眼睛永远是那样的好看,里面的我顶着一头乱哄哄的头发咧着嘴冲他笑得很傻逼,在我微微喘气时他饱含无奈地叹息着,手也不停地帮我整理起乱发。

〖你啊怎么老是马马虎虎的,就这幅笨蛋样子还想追学长?〗

我想要躲开他的接触,突然间才发现自己竟然有了这种愚蠢的想法,一时间无比唾弃自己,居然…居然因为一个这样的原因开始厌恶自己的好朋友?

【…你别以为你现在浑身的汗臭味就能比我好到哪去!】

我假装怄气地把包里的本子拿出来,那是我专门用来记录ming的光辉历史时刻的本子,每一次他的骄傲时刻我都会让他给我签个名,就连剪了个小板寸我都要追着他要他给我签名,他对我的这种无理取闹的行为总是表示嫌弃,但每一次他都总是一边吐槽着我的可恶一边在上面认真的写上自己的名字。

这一次也不例外。

〖哎呦我的yo呐~总是这么娇纵的话以后学长会拿你没办法的喔。〗

好好的一个男生说起这么不可理喻的话真的很奇怪啊死ming!

【你就别拿我开玩笑啦!】

我装出一副要打他的表情追着他跑了半圈足球场,最后累的被他拖着回宿舍,犹然记得那一天的午后开满栀子花的校道边每隔一段路就坐着一对小情侣,或喜或悲,或笑或哭,在这个即将迎来毕业的季节,就连空气中的花香都染上苦涩的味道。

【Ming,你说学长他会考上哪一间大学?】

〖我怎么会知道啊?你不是应该比我还清楚吗?怎么会突然问起我这个问题?〗

听到我这样问,ming吃惊地回过头来张大嘴巴对我投来问号数个,可能他真的被我的问题吓到了,那张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几个字,连我都不得不被我的举动吓到,我现在无法不把ming与p'pha撇开而谈。

【我也猜不到学长的想法呢,就想着问问你的意见怎样嘛。】

〖噫?就连最喜欢他的你都这么说了,那别人就更不懂啦。〗

Ming撸起袖子露出白皙的胳膊,一边用毛巾擦着汗流不止的脖子,一边分心跟我聊着天,我无心回答,被他拉着手臂就往宿舍楼走,路过一位女生时,我清楚的看见她小小的害羞了一下?

是因为ming吗?

我这才开始打量起我前面这位穿着球服哈欠连连的人来,先前被我笑话了许久的板寸头终于长了一点,短短的垂着额头边,没再熬夜修仙的黑眼圈也完全不见了,一双眼睛似有似无的放电,像是要对人下手一样,本来就比我高挑的身材最近还因为锻炼而生出了一点肉,站在我身边,被我衬托起来完全就是一个小男神。

没想到ming也变了这么多,而我也只是在他无数次训斥时随随便便敷上一张面膜,有过大方使用他的护肤品乱涂的经验,也有过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学习他的穿着搭配,虽然最后穿着新衣服在镜子面前来回挪步的我看上去是那样的搞笑,但我却把每一次的穿搭小心的记在心里。

抱着模仿就可以变得的跟他一样的想法,同学们一次次的嘲笑以及他一次次的安慰是我还印象深刻的事情。

【ming有喜欢的人吗?】

〖啊?为什么突然这样问啊?〗

【就…就是想知道啊。】

Ming突然凑近我面前用力的嗅了一口空气,像是闻到什么似的一副严肃的表情发表起他的胡言乱语。

〖我闻到空气中一阵酸味,天,你居然…吃醋了!〗

说实话,我真的又被他刚才的举动吓了一跳,还以为他猜到了我内心的小九九,正要对我的想法进行批斗呢!

【别闹啦你他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张牙舞爪的样子真搞笑。〗

我现在巴不得一拳往他那张英俊的脸蛋上挥去,去他妈的小帅哥,我这一拳下去你可能会死喔!!

【你就实话实话吧,作为你的好兄弟,我会保密的!】

〖什么鬼啦,我天天都跟着你不离不弃的,你居然问我有没有喜欢的人!〗

【啊?】

难不成是我太迟钝了,对身边的人不够关心?不够观察?我怎么没发现ming有任何奇怪的表现?难不成他也喜欢……

〖Oh,我的小蠢货,我喜欢的人是你啊!〗

【……】
【滚!】

迈开我的小短腿追着他打的时候不小心扯掉了他肩上搭着的毛巾,湖蓝色的毛巾掉到一边的泥泞地上脏了一大块,我忽然想起这条毛巾背后的意义。

〖嗷别打我了小yo,我毛巾都脏了。〗

Ming在捡起毛巾后讨好的凑近我,把头埋到我胸前蹭。

〖哎哟我人都是你的了你怎么这么欺负我呢。〗

我感觉胸口那边起了一阵鸡皮疙瘩,一个比我高比我有肉的男生做出这种动作是有多不要脸啊臭ming!好丢脸!!

【你好令人作呕!!】

我们就这样嬉皮笑脸的互相恶心到了迎接高三毕业的那一天,在这段时间内我消停了不少,没有在ming面前提起过有关p'pha的任何消息,也没有去找过学长,仿佛忘了这个人似的整天跟ming混在一块,打打闹闹地度过最后那几周的高二时光。

在这段时间里我想了很多,心灵鸡汤也喝了不少,也曾接受过ming无数次质疑,这个混蛋居然以为我移情别恋绿了学长正对我愤懑不平呢,其实我不敢告诉他,现在最让我有所顾忌的人就是他。

我最强劲的情敌对手是你啊笨蛋。

〖啊啦啦小yo又在发什么呆呢?〗

反复确认我现在情况良好的ming总是有事没事都黏着我,就连等待进考场这短短五分钟也从楼上跑下来找我聊天,我对我刚才龌鹾的想法再一次感到愧悔。

我居然担心自己的好朋友抢了自己喜欢的人?多么可笑的想法啊……

【我在想考完试要去哪里玩啦。】

〖哎哟哟那我一定要告诉你一件开心事。〗

【嗯?】

穿着高中校服的ming也丝毫没有减低他的魅力,倚在栏杆边不经意的一个笑容居然都能惹来女生的注视,与p'pha的反应完全不同,他总是能迅速捕捉到别人的视线向别人暗送秋波。

〖今天是p'pha留在学校的最后一天噢,我刚听同考场的女生说到就赶紧下来告诉你了。〗

他跟我说话时眼睛都是显而易见的宠溺,享受了他几年“宠爱”的我对这种眼神早就习以为常,这是ming对我独特的表现,虽然他老是吐槽我还像个小屁孩要他捧在手心,但不可否认他真的是很喜欢我啦,是对家人的爱意,对朋友的照顾,对我的支持。

【嗷ming谢谢你。】

〖小事一桩啦朋友!〗

我想我是完全消除了心里那层隔膜了,无论是对隐藏内心想法的p'pha还是被我暗恋的人暗恋着的ming。

如果学长在喜欢着一个他爱不了的人,那我宁愿尝试去取代那一个人在他心里的位置,就算最后是个惹人落泪的结局,我也要努力一把!对吧!

【考完试后我就要去找学长,ming,你自己回宿舍可以吗?】

〖没问题,加油我的朋友!〗

Ming拍着我的肩膀替我打气几下后就离开了,也许是我当时太过于沾沾自喜了,才会忘记回头跟他告别,不然我一定会看见那个落寞的背影,提早领悟到一些事情才不会让现在的情况变得这么糟糕。

————

那个笑声洋溢着整个校园的中午,我在树荫下站到脚发麻,远处奔跑过来时大汗淋漓的学长,身边的学长们满是关心的问候,炽热的天气衬着他失望的双眸,我勉强自己的表情变得无辜点。

〖怎么样?还有没找到n'ming?〗

〖…找了整个学校都没看见。〗

我发现对于p'pha这个人来说,吸引、靠近、试探都是不够的,那人的眉眼这么好,好像怎么也看不够吻不腻,就算世事多舛命途难测也想不顾危难试着和他在一起。

我无比坚信我对他的喜欢足以取代ming在他心中的位置。

【那个…我来的时候问过他要不要一块,他好像…说要去约会。】

原谅我的自私,我只是希望这场闹剧能够简单点解决……

〖Pha……你没事吧?〗

〖…没事,来吧就我们几个拍几张合照吧,拍完就要离开了。〗

我假装没发现p'pha满脸的失望,那种表情看得我心里只会不舒服,满满的歉意,也许是我做错了?我好像不该这样欺骗大家的。

【p'pha…我】

〖来,我们俩合照张吧。〗

P'pha没注意我刚想开口说话,站到我身边微微低着头看着前面正在握单反的p'beam,我瞬间紧张的握住了他的手臂,感觉到他也没有任何挣脱的念头这才放心继续握着。

照片出来了,我看见照片上靠在一块的两人,很不真实,一个面无表情一个笑的很奇怪,就像两个完全不搭的人被凑到一块的牵强,心头像是被挖掉一块一样隐隐闷痛。

这场暗恋给我的感觉竟然就像一碗苦药一样令人难捱,多么希望我的心意你是懂得的,但有时又希望你是不懂的,说起来最害怕的是你懂了却假装不懂的样子。

在学长们快要离开时我收到了ming发来的短信,短短的一行一时间看得我竟尝出了嘴巴里那阵酸苦的滋味,浑之不去。

『一张合照就这么容易满足吗?小傻瓜!』

难道ming他跟着我来吗?说不定他已经在某个角落观察了我们很久?

「对不起,ming,我想我必须向你坦白一件事……」

还是没忍住与ming坦诚相待,事情说出来了我也没那么压抑了,说谎换来的是我抹不去的懊悔,只是ming久久不回的短信却让我的内心再次煎熬了起来。

噢希望ming千万不要生我的气啊。

『居然牺牲了我换到了与学长的单独相处,yo你变坏了,必须一个星期夜宵才能抵消。』

「谢谢你ming!」

我呼了一口气,这件事可算是达到我最想要的目的的,接下来就是……

【P'pha,千万不要忘记我们这些学弟了噢!】

〖…〗

没听见?要不要再说一遍?

一边的p'kit看见后急忙让p'beam带着失魂落魄的p'pha上车先了,他自己就站到我身边轻轻拍着我的肩膀像个大人一样跟我说着。

〖你要好好加油,有机会跟我们上同一所大学就更好了。〗

【P'kit这是在看好我?】

〖……强扭的瓜不甜,yo,爱情是可以去争取的,但绝对不能强求。〗

〖知道吗?〗

我被学长这样安慰着竟生出一种悲凉的情绪,鼻尖痒痒的像是有眼泪在眼眶打转,我看着p'pha身影靠在车边,他垂头丧气的模样我从来没有看见呢,我想要看的更清楚,可是眼前却一片模糊起来。

我不希望被任何人看到我落泪的样子,连连点头应下后便转身离开了这处,捂着脸的手心里全是滑落的泪水。

喜欢上p'pha的第二年,第一次落泪。

然后在一个转角处我就被ming拉进了一个隐蔽的楼梯间里,他体贴的用手帕盖住了我的脸,放任我在他肩上趴着痛哭流涕,我哭的撕心裂肺。

只是我不知道的事,他也不出声地别着脸使劲止着眼泪。

多么可笑的又无知的我。

——————

后来我们很努力地考上了那一所知名学府,ming是准备在那里开始他的新生活,而我,是为了再去见我的青春时期占满我心里的那人。

说起来不好意思,我在新生报到的第一天就对着球场上出色的p'pha许下了一个承诺。

我一定要勇敢地迈出那一步!

然后开始了我的计划,靠着弱项数学的不及格成绩成功求到学长帮我进行复习,ming似乎察觉到我的想法,竟主动提出要让我全心全意攻略学长的目标,然后借此我们就减少了相处,我开始与学长几乎天天都见一次面,他也毫不介意地教着我,一切都在按照我的计划进行着,但我就是觉得不开心,我直觉他们俩也是不开心的。

在少了我陪伴的ming总是一个人在空荡荡的校园里无所事事地游荡,而我就站在窗边望着他孤零零的背影对他说着抱歉,而这个时候p'pha每次都恰到好处的出现在我身边就这么静静的望着也不说话,有时候ming已经走远了,不见人影了,他还是站在那不动如山地看着某处失神。

每每这个时候我就会想起毕业那天我那个恰好的谎言,恰好到使两个人错过彼此,恰好到让我成功拉远了与学长之间的距离。

巷末转角处那家旧书店是p'pha带我过去的,我很久会来这么具有特色的书店,我很惊喜学长能与我分享他爱去的地方,像是开始敞开心扉让我去了解他一样,直到我在进门时看到了同样望着我们懵逼的ming。

没想到他们俩竟然同时喜欢同一家店,还是同一张桌子,我在坐下来时都忍不住小声地惊讶。

这是多大的缘分?

他们俩一个喜好下午来做到晚上,另一个便喜欢在凌晨早起时进来休息片刻,我听着p'pha对ming关心至极的话语,看着ming靠装睡来强忍着什么的脸庞,我才发现是我错了,彻彻底底的输了。

是我的死死纠缠让他们失去自由相恋的权利。

付出了三年的青春最终还是成为了回忆里那份最难以启齿的宝藏。

再到后来我在烟花晚会这一天精心计划的一切,在最漂亮的夜景下,在最喜欢的人面前,完成我幻想了三年多的最后决定,给我这份青涩的初恋来一段美好的结尾。

万万没想到,最终我还是搞砸了。

而且还砸得很彻底。

我没有考虑到ming的想法,我努力把他跟p'pha同行的画面挥出脑海,我以为我装作不知情就可以保护到自己,可以不伤害到任何人。

就在ming进去叫学长出来那几分钟,我想了很多很多待会要说的话,但p'pha对我来说,就这么些表达是完全不足以用来形容的,他就像光芒万丈的太阳,害怕靠太近会灼烧自己但实际上你连与他直视的勇气都没有。

还没等我在心里默念一遍我的稿子,ming就带着p'pha出来了,两个人站在同一个画面里竟然让我不自觉的羡慕起来,这才是最相配的一对吧。

Ming很识相地离开了,我看着不可置信的学长,他完全没有看我的想法,他整个人都对着某个离开的背影,那双眼睛里像是有泪水在打转,一时间我忘光了所有精心准备的台词,脑子完全一片空白,哑口无言,唯有苦笑。

【P'pha这么喜欢他又为什么不去追呢?】

我学着p'pha转过头默默地看着ming离开的背影,三个人,三份感情,一场乌龙笑话,一起不该触的情。

那,就让我来做这个成全你们的人吧!

【…很抱歉在学长毕业那天说了骗你的话,让你们错过了这么久,其实…其实ming他并没有什么约会。】

【可是我还喜欢着你,只不过…我会把这份爱学会埋葬…总有一天我也会再次遇到像学长这样好的人吗?】

我胡乱着组织着语言,支支吾吾地说着,多害怕我们就此变成了见面都不会打招呼的陌生人。

〖Yo,现在醒悟也不迟,你还有时间弥补。〗

我看见他眼里闪烁的火花,那是烟花在他眼里的倒影,只是那里面还多出了一个人,一个本该属于那里的人。

我听着身后烟花绽放响亮的声音,足以掩盖住我内心悲痛的呼喊,我不敢回头,我怕一回头就看到人们脸上洋溢的笑容,那只会让我感到难过。

【去追吧学长!】

【我一定会帮你的!】

〖Ming,他一定是逃走了,又躲起来了。〗

〖他就是这么一个不愿让别人知道自己心事的人。〗

我敢保证那是我在三年内看到p'pha最难过的样子,眼神里的感情有着说不尽的味,卑微又深情。

看见了吗,是谁在天真相信着那句他不轻易表露想法的笑话?


写文的要说几句:

yo这里写的我险些哭了,反正写的很乱,乱七八糟的。

如果有不满意一定一定要指出噢!

有一个伏笔跟前面某章有联系喔,提示一下,毛巾咳咳〖望天〗

我也希望yo宝能够完完全全的放下对ming的依赖,对pha的爱慕。

就是我希望的,pm在我脑洞里的这个平行世界里,是最美好的一对

我只想给笔下所有人都写一个属于他们的he。

评论(21)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