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瓶酸奶

写写画画开开车

请拥抱我③(Pha×Ming)魔教粮来了:-)


请拥抱我

高冷内敛健气校草攻×外热内冷孤僻校草受

一个存在于我心里,最蠢动的暗恋。

双向暗恋线+无女主+ooc+ky速退

BGM:One direction-They Don't Know About Us
          Jackson chen-爱你
          水木年华 - 一生有你

Chapter 3(Ming视角)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凉风习习,又是一个即使身处空调房里也不断冒着汗的下午,在高热量的锻炼后我累坏了,瘫在休息室的墙边,时而遇见几个认识的同学,表面上风轻云淡地回应着他们的招呼,心里却有气无力地打着睡死过去的坏主意。

〖Ming,好巧。〗

听到熟人的声音时我那颗身处陌生环境下总是绷紧的心终于舒缓了一下。

【Forth哥,你也在这训练?少见喔。】

等到forth凑到我身边靠着我坐下时,我换上一副嬉皮笑脸调戏道,被我打趣的forth好脾气地掐了几下我的脸颊,眼底满满的亲切看得我更是放松了不少。

〖平日里忙上忙下,没什么时间来健身,今天碰巧有空就来了。〗

【嗷那哥你的身材估计要走形啦。】

〖臭小子,那会那么快啊!〗

我笑着躲避起forth的追打,凳子上的毛巾被我用来作挡箭牌来抵挡forth的魔爪攻击,整个休息室都是我们两追逐起来拖鞋哒哒哒声以及我的惨叫声。

〖噢ming,你还跑!〗

【饶了我吧哥。】

我的后背抵在储物柜上,刚洗完澡的我此时此刻又跑出了一身汗,不得不向forth求饶,他摆摆手表示自己也累坏了,我们两个只好又去洗了一遍澡,出来时他被我湿哒哒撇在一边的头发逗笑,而我也看着笑成麻瓜的他大笑。

〖什么嘛,怎么跟你一块玩就感觉放飞了自己。〗

【是哥你本身就是个逗比好嘛。】

正当我们两并肩走出健身房门时,我听见人群中的骚动,还没等我注意到是什么时,身边的forth已经抬起手对着我们面前意气风发的“狂野医生帮”打招呼了。

〖哈哈forth,你带着同系的学弟一块来健身啊?〗

〖只是碰巧见到的,你不要多想啊。〗

我看见beam学长轻车熟路地跟forth哥give me fine起来,两人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我们的前方,留我跟着pha学长跟kit学长一块不急不慢的走着。

【P'pha、P'kit下午好。】

我抬手向两位学长们行礼,微微低头时发隙滑落下水珠,我才记得自己的头发还没吹干,完全就是一团糟加湿透猥琐,我一下子慌了,这是我第一次在P'pha面前这么不知所措,不得体的形象在整洁干净的学长面前简直就是丢大脸的对比。

我的内心闪过无数个表情以及吐槽。

〖怎么都不吹干头发再出来?〗

P'pha走到我身边轻轻的拨弄起我的湿发,无奈地摇摇头从包里取出了一条毛巾一把盖在我的头上,顺便还帮我擦拭了几下。

【P…我…谢谢你。】

我别过头去小心地擦着头发,毛巾把我一半的脸都盖住了,刚刚好掩饰住了我暗暗窃喜的表情,我就这么缓慢地跟着学长们的后面,前面是学长们热烈的讨论声,还有P'pha散漫的回应,我从毛巾的缝隙里看向他,傍晚的阳光暖洋洋的撒在他的身上,一层金色的保护膜下是他上扬的嘴角以及好看的眉眼。

把脸贴近毛巾深呼吸一把,空气中尽是那人身上清爽的味道,混杂着我的洗发水味,我感觉有一股冲动劲,如果这两种味道混合在一块又会是怎么样的?

趁着这股劲儿还在,又小心翼翼的用嘴唇触碰一下有他味道的地方,然后不好意思的用毛巾捂着脸偷笑,等睁开眼看向前面时,我的心又扑通扑通的快速跳动起来。

因为P'pha不知什么回过头看着我,不过他应该,没发现我偷偷摸摸干的龌鹾事吧?如果发现了不会就这个平静的反应吧?

我忐忑的想着,毛巾都要被我揉成一团,然后p'pha一副什么都没有看见的模样继续跟其他学长们交谈着,我松了一口气。

不过我怎么感觉,他的嘴角却是比刚才更上扬了呢?


回到宿舍后的我把毛巾洗干净了用新的衣架挂在阳台最不显眼的角落里晾着,看着灰白色的毛巾在风中飘荡着,上面有一只小小的卡通猫咪图案,可爱极了,我躺在柔软的床上,眯着眼回想着今天的相处。

真想每一天都能看见他的笑容。

抱着这种愚蠢可笑的想法我合上了双眼,梦里似乎还是高中时期的p'pha,穿着校服抱着个篮球突然在新生的大教室出现,我在角落处缩成一团打瞌睡时被同学们的议论给弄醒了,入眼就是向我缓缓走来的p'pha,脸上依旧一副生人勿近的表情,站在我面前时却是扯出了一个不算难看的笑容,从背后拿出的鸟饲料放在我的桌面,耳边恍惚响起来他的声音。

〖你那天救的小鸟现在还好吗?〗

我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时钟在七点半左右停留,不知不觉我睡了快一个多小时了,这个时候会来找我的人只有一个。

〖嗷ming!你怎么这么迟才来开门啊?!〗

【我还在睡觉,是你吵醒了我。】

Yo推开房门后就直冲我的床上打滚,我把他抓起来扔到沙发上冷处理,浑身是汗还敢往我床上躺可能是想被我暴揍一顿?

〖好热啊空调调冷点呗。〗

他用了许多纸巾擦汗,T恤衫有汗迹,而yo紧靠着我的沙发椅上像条傻狗一样大口喘气,我憋住笑意打消掉这个念头,要是被他知道我这样形容他估计又是一打闹了。

【这么晚了来找我是要干嘛?】

我披上衬衫后调低了冷气,身后的yo一脸要扑向空调的样子,被我抓着他的衣领把他放回了属于他的沙发上。

〖我想约你去酒吧玩哎,你个该死的睡觉就爱调静音,我只好跑过来找你了!〗

他说着说着还十分来气的把我的手机把所有音量都调到了最大这才肯罢休。

【为什么突然打算去喝酒啊?难不成……有问题喔~】

我深知yo是个乖孩子,平时三杯就倒的小屁孩会突发奇想要去喝酒?你打死我都不信哎,肯定是……

〖是p'pha啦,我打听到他今晚跟朋友们在外面喝酒。〗

【果然如此。】

我一眼就看穿这个念头,不得不敬佩yo的八卦能力,他总是能够清楚p'pha的。行程,无论是在高中那时,还是现在,一如既往。

〖所以你快收拾收拾出门啦!〗

我被他推着去换了衣服,从卫生间出来时yo正在阳台打量着我晾着的那条毛巾,他一脸惊奇地对我使眼色。

〖怎么你的房里会出现这种小玩意?完全不是你的风格啊(◔◡◔)〗

【这个是……】

〖难不成是图书馆小姐姐的?!〗

【你想太多了……】

我收拾完后关掉房里的冷气准备拉着yo离开,他偏偏拿着那条毛巾细细打量起来,我站在一边内心深处在考虑要不要对他说实话,但我却又想自私地占据这条毛巾,因为对于那人的一切,我能拥有的或许,只能是这条毛巾了……

〖ming,这条毛巾!〗

【嗯,是的。】

〖你果然交了小女友没告诉我!!〗

【……不是那样的。】

果然对他不能抱有太大希望,我在去酒吧街的路上要一边制止yo的各种八卦提问,还要一边找那家酒吧的位置,突然后悔了这次出门。

〖Ming,其实我今天叫你陪我出来是有一件更重要的事呢。〗

好不容易找到酒吧后,yo拉着我在一边羞涩地挠着头向我解释着。

〖我今天打算跟p'pha表白心意,所以…我希望你能帮我把他叫出来行吗?〗

我脑门像是被砸了一下一样懵,一片混乱的思绪,然后我清晰地听见了我的声音,像有一把刺刀扎到心上。

【好啊。】

疼吗?我不敢问自己。

Yo就躲在酒吧门口的草垛旁,他给我来了一下大大的拥抱,我感觉到他的紧张,抬手在他后背安慰着,酒吧街灯红酒绿,不远处的人造湖边有许多人在烧烤,天空中还有五彩缤纷、十分好看的烟花,我克制着自己不去多想,语气变得很温柔。

【没事的,结果一定是好的。】

〖真的吗?你真的是这样觉得的?〗

Yo总是在喜欢的人面前畏畏缩缩的不够自信,有时候还要变得口是心非,嘴上说的很多都不是自己内心真正的想法,可他心里有你,他会为了你去改变他自己,待朋友如此,待p'pha更是如此,我是这一切的见证人,我知道yo每一年的生日愿望就是希望能够跟p'pha更接近,我知道他每一次的假装偶遇其实都是精心安排的,我也知道他为了让自己变得更优秀更有资格站在p'pha身边做出了多大的努力。

跟他比起来,我又能有多卑微呢?

【嗯,我是真的觉得你们俩会是很好的一对。】

〖谢谢你ming,我也希望你能够早点找到自己的另一半。〗

【或许吧,别说这个了,我进去叫人咯,你准备好了吗?】

〖嗯嗯。〗

跟所有人一样,我也总是能在人群中第一眼就发现闪耀着的那人,我的心之所向,一个我藏着心里捂的实实的秘密。

【P'pha你现在方便跟我到外面一下吗?】

〖啊?ming你找我啊?〗

我看着他爽快的拿起外套就跟着我走,其他学长们都笑着让他走快点,我努力让自己笑的不那么勉强,可身边的p'pha笑起来眼睛里好像有星星似的摸着我的头发。

〖中午没吹头,头有没有痛啊?〗

我不经意的靠近他一小步,计算着还有几步到达门外,想着自己还能享受着几秒的幸运,脚步变得缓慢又沉重,最后决定停了下来,面对温柔望着我笑的p'pha,我多想,多想就这么说出我内心的话语。

【嗯,谢谢你的毛巾,能把他送给我吗?我很喜欢。】

拜托了,就再让我自私一会儿吧,就一次,以后我再不敢奢望了。

〖嗯?你喜欢那就是你的了。〗

【谢谢p,我会好好保管的。】

我踮起脚尖这才与p'pha差不多平视,本来我是想与他拥抱一下的,可我的手刚伸出来,他眼里的柔情一下子就把我刺痛了,伸出的手在他头顶摸了一把。

多么友好的接触。

〖什么嘛,我以为你要抱我。〗

我看着他被我的举动惹得笑眼弯弯,一下子没忍住要告诉他我的真实想法,话到嘴边却变得无言,我要是就这么说了,这个后果又是由谁来承受?

【祝你幸福啦,p'pha。】

在pha一头雾水时我已经拉着他快步走到房外了,外面等待已久的yo见我们终于出来了,整个人都变得安静下来,只有我知道,这是他在面对p'pha时绷紧神经的行为。

〖ming,这是怎么回事?〗

我看见p'pha不明所以的表情,在心里默念了好多句对不起,我向他们挥挥手,是时候离开了。

【yo拜托我的事我已经完成了,接下来我的任务就要跟你们说再见了。】

〖……ming,你什么意思?〗

我感觉p'pha好像很不可思议的看着我,眼里满满的疑惑,看得我心里一块痛,我没有回答他,我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走了不知道多久,眼前的场景已经不再是酒吧街的繁茂景象了,陌生的巷末稀少的行人,身后的天空再次响起烟火,寂静又沉默的巷子像是在嘲笑我的懦弱无能,路灯也闪烁着,我坐在路边的长凳上,发愣了很久很久,手机关了机,也没有认识的人,就这么在街边呆呆坐了好久好久。

对面的小餐厅响起了陌生的民谣,低沉的音线唱出了流浪的味道,唱到我心里,路人在听见这首歌后似乎有意无意的都放松了下来,像是一道定心丸,恰好填补了我心里那块悲凉。

我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等再一次开机时,我已经背着鼓鼓的背包坐在了前往未知他乡的火车里,车窗外一片漆黑,只有稀疏的灯火在远方闪过,车里都是昏昏欲睡的赶路人,我给姐姐发了短信,认认真真地编了一个理由要外出半个月,让她千万不要担心我。

短信发出后马上接到她的来电,刚接通手机里就传来她急促的追问,我挤在窄小的硬座上,压低的鸭舌帽遮住了我的眼帘,我就靠在窗边,手指在窗上划着圈圈,乖巧地听着她抱怨我的冲动。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学校的行程吗?我可是有认识的学妹们的!你说吧,去哪里了。〗

【……我随便在地图上找了个地方就出发了。】

〖天呐我的小少爷,你怎么这么让我不放心啊!〗

我在猜我这位爱哭鬼姐姐是不是已经开始泪眼朦胧了。

【你不要想太多,我会没事的。】

〖你告诉我你的终点站在哪,我马上出发去找你。〗

【不可以,你一个女孩子单独出门很危险。】

我本来想大声打断她这种想法,想起她可能已经开始抹眼泪了,于心不忍只好又放低了声音。

〖我不想让你一个人,ming,你知道吗?〗

【姐……】

〖总之快说要去哪啦,我工作辛苦了这么久也是时候放个假去放松放松啦,你带够钱请我吃东西没?〗

【嗯,够你吃撑成一头猪了。】

我轻轻的用手背挡住眼睛,泪水湿润了我的手背,我舔了舔落到唇边的眼泪,是咸的。

我都笑出声来笑话我这个举动。

〖你笑什么(╯‵□′)╯︵┻━┻见面后我可是要揍你一顿的喔!〗

【好,我等着你来,答应我注意安全好吗?】

〖安啦安啦 →_→先挂了我要出门了!〗

【好。】

心里头暖和了不少,一方面是因为室内上升的气温,一方面是因为这通电话,不管怎样,我都觉得生活不该就此别过,抱紧怀里的背包,路途遥远,有家人的地方就是家。

——————

〖这只鸟快好了吧?〗

【嗯嗯,校医说等它翅膀长好后就可以放飞了。】

医务处的小病床上挤着两个人,他们都凑到一块观察着一个鸟笼里的小鸟,时不时交谈几下,眼底满腔的欣喜,还有与对方说不尽的话题。

〖我带来的鸟饲料你可以拿来喂它。〗

高个子的男生招呼着另一位板寸头的男生拿出了一瓶鸟饲料,熟练的把私聊倒在手心里伸过去喂着小鸟。

看着小鸟竟然真的跳着过来吃 板寸头的男生眼里满是崇拜的看着,也模仿着学习喂食起小鸟。

【好厉害啊P!它真的肯吃哎!】

〖你用心去对待它,它肯定会知道你的好。〗

【这样啊。】

写文的有话要说:

这章写的很乱很糟心,不知道你们能不能理解那种暗恋别人卑微又无能为力的想法

反正我就按照想的写了,下一次产量就是等我期末考试完再继续了_(¦3_ヽ)ュ

谢谢各位看官们♡

评论(20)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