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瓶酸奶

写写画画开开车

请拥抱我②〖Pha×Ming〗魔教粮又来了!

请拥抱我

高冷内敛健气校草攻×外热内冷孤僻校草受

一个存在于我心里,最蠢动的暗恋。

双向暗恋线+无女主+ooc+ky速退

BGM:萧忆情alex-痒
         David choi-By My Side

第一章请进我的主页看(ಡωಡ)

Chapter 2(Pha视线)

我咬咬牙不去看旁人异样的眼神,队友们慌张地想要冲进来扶我起来,可邻校那群“霸王”一一挡住他们的去路,看见我的好友们一个个憋红了脖子脸带怨恨的眼神,我知道这场所谓的友谊赛可不能再这么继续下去了。

必须化被动为主动才行!

球服被擦破了一个小口子,我清楚自己的伤不止表面这么少,背上满是被他们偷袭的红肿处,包括刚才这一摔整只右手尽是小碎石的压痕,我掂量了一下对面的体力,已最快的速度在脑子里构建了一套对付他们的走位。

〖Pha!你还好吗!〗

〖还站的起来吗?!〗

Kit跟beam在不远处冲我喊着,我感觉再这么趴在地上kit就要跟他们干架了,我可是保证了主任让友谊赛绝不惹事生非才换来了参加的机会。

【我还行!】

撑着对方队长的手站起来时,他笑的意味不明,手在我的肩上轻轻地拍了两下。

〖没想到医学院的花瓶居然这么有毅力,在等待被我们打败吗?〗

【你可不要立flag啊朋友。】

我也不甘示弱地回敬了他一个拍肩。

我听见医学院那群平日里最八卦的女生们很卖力的为我们加油,活动了一下双腿,不等适应脚腕处那种刺疼我便冲裁判员点点头。

继续比赛。

后面这半场对面还在继续着对我们的偷袭,kit被撞了好几下,险些摔倒。一个替他抱打不平的队友奋力把对面最爱搞小动作的人一下子给撞到在地上了,结果两个人都被换了下去,上面的战火还在蔓延。

Kit很对得起那个队友,少了一位强劲的敌人后他一把拦下了好几个球,beam负责跟我挽回分数,已经快要把分拉近了!

正当我一个跨步准备拿下一个三分球时,我尖锐地听见了一声吼,那是一把很熟悉的声音,我记不清有多久没听见过这把声音了。

〖小心背后!!〗

反应快过思考,我躲过了那一下偷袭,一个假动作把球传给了beam,他的反应很迅速,还未等人留神到这球的位置他就已经三分拿到手了。

赢了!

我听见学生们的尖叫以及掌声,可我实在没有力气去想别的东西了,左脚崴了连站都站不稳,顺势就要往地上倒,幸好一位队友眼疾手快的把我扶住了,kit跟beam把我撑起往场外退,其余的队员留下来与对方握手,等待教练安排。

在路过一群学妹学弟时,beam像是发现到什么惊天大秘密似的摇着我瘫痪的身体示意我往那边看去。

kit感受到动静,一巴掌往beam那挥去,一点都不留情面。

〖呀beam,这个什么时候你居然还在留意学妹!〗

Beam被打得一脸懵,他朝kit使出了他的扫堂腿。

〖Kit你居然以为我是那种重色轻友的人吗?!pha你要不看的话你就继续在一年前那件事里继续死窝囊下去吧!〗

我的两位好朋友们都知道我有一个绝口不提提了必定抑郁的一件事,那是一个我在一年前作下后悔至今的决定。

【P'pha!】

我惊的一抬头,是yo?

他冲我笑着打招呼,脸上带着丝羞涩,我的汗水顺着额头往脸上滑落时,我才想起汗巾落在教练那儿忘拿了。

一双白皙的手掌伸到我面前,上面放着一份湖蓝色的手帕,我愣了一下,那人慵懒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看学长你出了好多汗,用学弟的手帕,不介意吧?〗

我与他直视,他大方的对着我笑,他高了不少,头发也长了,牙套摘了之后显着整个人更好看了,那双会放电的眼睛比以前还要迷人,让人不自觉有种警惕性,好似他像个猎人,对着自己看上的猎物蠢蠢欲动,但却又好似个猎物,给人一种如果再不下手就要被他人抢走的感觉。

〖P'pha是在介意吗?〗

我看着那双手有要缩回去的趋势,赶快把它拿了过来胡乱的抹了一把汗搭在肩膀上。

【谢谢你,ming。】

〖咦学长还记得我朋友的名字??〗

〖那还记得我的吗?〗

Yo凑到我们中间挡住我与ming的对视,不过我看ming毫不介意的回到位置上拿起两人的背包,背向着我们在跟他们这一届的新生管理员julie在谈话。

【Wayo对吧?】

〖嗷P你记性真好!〗

我冲beam使一下眼色,他十分了解似的在我背后拍拍kit的手臂。

〖N'yo,今天不方便叙旧,我们以后有机会再聊啊。〗

〖对啊,我们还要带pha去校医室上药呢。〗

我假装没看见yo遗憾的眼神,偷偷往ming那边看去。

【那我们就先走了噢学弟们!】

〖下次见,P!〗

我略带歉意地被扶走,但没能得到ming的回复这心里头老是有股失落,又不甘愿地回头看向他,此时我发现他也对着我的背影在自言自语着什么,见我回头了,他收起了那副奇怪的表情。

他笑了,时隔一年多再次看到他的笑容后,我觉得今天真的是我的幸运日,得到喜欢许久的人脸带笑容的告别,即便我们还只是普通学长学弟的关系,但我觉得,我们的关系总有一天会变得亲密的。

我细细回味着他身穿工程学院校服冲我笑的样子,跟他们学院的徽章一样带着不可让人无视的光芒,金色的螺旋在工程学院的教学楼顶放置着,低调又不失奢度,闪耀而不刺眼。

谢谢你还给我机会让我再见到你。

回想着过去几年,我总以为自己有足够的时间足够的精力去挥霍金钱,去虚度光阴,去浪费感情,我深知自己有副好皮囊,我现在的一些光荣有一部分也是由它给我带来的。

谈过几次不过火的恋爱,前女友们都挺好看的,性格也算温婉,可我不知怎么就是没法完完全全敞开心扉去接受,去容纳,去回应。

然后就是像电影里的剧情一样争吵不休,各自安好。

Kit跟beam总是喋喋不休地抱怨着我对他人的排斥,甚至还说我有点作,有点矫情。

一次他们问我,还会不会遇见一位让我想要去为了她失控的人。

在很久很久的一段日子里我反反复复的告诉自己,不会存在那个人的,人总是生来彷徨失措的。

然后我遇到了ming,第一个能让我止不住冲动想要去靠近的人。

他陪着他竹马之交的朋友悄无声息闯进我心里的那一天,天气微凉,正是招生的好日子,我搭着我的衬衫瘫在接待桌上刷着ins,kit正抓着beam陪他一块看着恐怖片,刚进秋日,我额前的刘海有点松榻地垂着,正打算打断旁边两人的入神观影要求他们加入我的发型改造计划时。

〖你好,p…呃…请问新生接待处在哪啊?〗

说话的男生有点腼腆,圆嘟嘟的小脸蛋十分讨喜地看着我,脸上架着的超大黑框眼镜也丝毫没能影响他的可爱,嗯,这届新生还算单纯。

我摆出一副超友善的笑容对他点点头,【这里就是喔。】

〖Yo,问出什么了没有?〗

那位学弟后面突然冒出一位高挑的男生,剪着短短的板寸,皮肤略黝黑,还戴着牙套,是那种放在人海里就会被淹没的男生,我注视着他,他也不甘示弱的转过头来与我直视,像是触碰到了一汪春水,我感觉心头一惊连忙移开视线。

没想到这小子眼睛这么有戏。

我接过他们两个的资料表,大致确定了一下信息,过了一遍流程后还好声好气地指着宿舍楼的方向叮嘱了几点应注意的事件。

那位小个子的男生十分感谢的对我表达了谢意,我一直打哈哈让他不必言谢,一边偷偷瞟着另一位对我不理又不睬,蹲在小树林边逗着停留的麻雀笑的一脸傻样的小子……

一股无名火在心中蔓延开来。

那位被唤作yo的学弟察觉到我的脸色,绷着脸去拉着另一位男生,只见他们拉拉扯扯的又像开始嬉闹了起来,我就在旁边站着,也不出声,十分有耐心的等待着下文。

〖P,校医室在哪?〗

结果我什么好声好气地被那人一句话堵的死死的,无处发泄。

【直走右转一百米。】

〖谢谢P!〗

他三下两步地跑到我面前,摊开让我看他手中哆嗦的小鸟,那是一只伤着翅膀的麻雀,我看见它的翅膀在微微颤抖着,血丝在羽翼间缠绕,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好像看到那双捧着麻雀的手掌也在颤动。

〖P你看看它,受伤了。〗

我惊的往后退了一步,催促他们快点去校医室。

〖P,那我们先走了,下次见。〗

他十分艰难的拖着行李箱带着小不点渐行渐远,我望着他的背影不知怎么就生起一丝不舍,是苦涩的味道。

正当我准备回去继续接待时,我清楚地看见,他回头在寻找着什么,等他把目光投向我的一刻,我微微一笑对他挥手告别,只记得他瘦窄的背脊在纯白的T恤上若隐若现,还有我吞咽口水掩饰窘迫的声音。

〖Pha,刚才是来了新生吗?〗

回到接待处时Beam正拿着那两份档案与kit分享着。

【嗯,不过看样子他们又的确不太像高一的。】

〖聪明!他们是高二转校生。〗

【嗯?真的吗?】

我随手拿出一张档案开始细细打量起来。

Ming?

照片上的男生留着微长的头发,白皙的肤色衬得脸上的笑意十分浓郁,我有点苦恼,这是哪位新生?怎么感觉没见到过?

这双眼睛……

该不会是?

我脑海里的男生与照片重叠起来,竟然是同一个人!

我趁旁人没注意时拍下了那张照片,本想着以后再见面时可以用它来取笑那人,可就没想到,从此我的命运就与这个人藕断丝连了起来。

〖Pha?你在发什么愣?〗

Beam的叫声把我的思绪从回忆里拉回,我回以他一个疑惑的表情,还没等到他的回复教练突然一下拍肩把我吓了半跳。

〖Pha,你这次表现很不错,带领球队为学校争光了啊。〗

【能被教练肯定我的努力,这也我的荣幸。】

我按捺不住杂乱无序的想法,也无心再与大家讨论比赛胜利后的庆祝,无奈之下只好匆匆找了个理由带着躲在角落里睡懒觉的beam出了训练场。

〖唉,kit不在这几天,我可要无聊死了。〗

Beam伸着懒腰在我后边跟着,我回想了今早看见他时,他正顶着个黑眼圈对我打招呼,没有kit监视的日子他每晚都玩的爽死怎么还会觉得无聊呢?

〖你说kit他什么时候回来?〗

【肠胃炎,住几天医院就好了。】

我跟beam在校道里无聊得走着,默契的都不想回空荡荡的宿舍,不过现在这样你一句我一句地走着也很无聊啊兄弟。

〖哎pha,你有去看过新生没?〗

【没啊,去哪里干嘛?】

〖听说这届的新生都长得不赖啊,尤其是工程学院的啊哈哈哈哈。〗

Beam打趣的笑容在我面前越放越大,我被他看得怪异,当下就给他猝不及防来一个拍头,下得力气明明不大,可这个“演员”就那么蹲在地上大声控诉着我的所作所为,好像我拿了个大铁锤打得他一样。

【你不要再演……】

〖Pha!〗

正当我打算对beam来一通思想教育时,juiel姐的出现打断了我的话,她先是笑眯眯地把beam扶起来,然后抓着我的手臂十分难得得请求我跟她去新生那站站场子,算是给她一个面子。

【这…是开始竞选星星月亮了对吗?】

〖是的啊,所以我才过来请去年的月亮过去让他们瞧瞧啊。〗

Juiel姐把请求的目光在我与beam身上来回打转,出于juiel姐平日里对我的照顾,我怎么也想不出拒绝的借口,本想着带beam一块去的,谁知道他一脸惊恐的摆摆手说有朋友要找他要先离开了。

我细细打量着他脸上的表情,表面很淡定的同意了,内心却是在狂笑。因为我想了juiel姐对beam的照顾是最体贴入微的,大一刚入学的时候beam每次见到juiel姐都要准备一个借口溜走,没想到现在大二了还是这么个情况哈哈哈哈。

『pha!谢谢你救了我!下次请你喝酒啊!』

Beam在顺利逃走后给我发来了这么一条短信,害得我在juiel面前忍笑着十分别扭,上一秒还沉溺在失望中的会饿了被我的表情吓得以为我身体不舒服起来。

【Juiel姐,没事啦,你别担心。】

〖这怎么可以啊,有不舒服一定要告诉啊!〗

〖幸好还叫上了其他的院之月,你要是不舒服了可以先回去的喔。〗

【谢谢juiel姐。】

我在进门前整理了一下领口,今天出门急,随便就穿了一件蓝衬衫衬在白t上面,本打算只在训练场里呆着的,没想到啊没想到。

〖Pha还没跟新生们见过面吗?居然紧张了?〗

Juiel姐开着玩笑使我放松了许多,我看见之前一块参加过竞选校之月的其他学院的月亮们正在往我们这边走来。

【没有紧张啦,上次我在球场遇到过学院在选院之月。】

回想起来,那个学院呆着的是ming的竹马wayo吧,想起那天他在坐台上看着我发呆。

〖这样就好啦,今天你是来看星星月亮们拍摄宣传照的,大家一定会很和睦的。〗

我进去里面时,每一刻都在接受别人的眼眼神洗礼,虽然这种眼神不是一天两天在我身边出现 ,但我依然像跟被蜕皮的蛇一样,一方面打心底不喜欢这种被看遍的眼神,一方面又享受其中给我带来的自信与优越感。

别人看见我在沙发上刷着facebook,其实手机只是个幌子,我一直在偷偷寻找了能让我心安下来的某处,正前方,在接受化妆师补妆的yo跟ming正斜着脑袋在咬耳朵。

之后就开始拍摄,在这之前我把所有的星星月亮都打量了一遍,整体感觉都很好看,个别突出的也有几个,但在我看来,所有人都不及一位正在冲摄像头歪头笑的男生,他轻轻的靠着搭档女生身上,使出了他最拿手的笑容,惹来附近的工作人员们一阵骚动。

我毫不掩饰在探头探脑看着那边,刚才手里还拿着的手机现在被我无情的撇到了一边,感觉我跟学校里那群小花痴似的疯狂,这一幕要是被kit他们看到肯定又要笑话我好几个星期了。

最后看着他跟yo在后门有说有笑地出去之后,我捶捶坐麻了的大腿随便找了个理由也离开,像是完成了什么大任务般开心的约了beam中午一块去吃午餐。

〖就看了这么会儿就能让你这么嘚瑟?老兄,你也太容易满足了吧?!〗

Beam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嫌弃我直到来到饭堂,像是心有灵犀似的,我一眼就看见了正坐在yo面前喝粥的ming。

正当我看得入迷时beam又开始在我耳边碎碎念。

〖兄弟啊,你在这么下去可不行啊,发起行动啊!〗

【我…我怕他不愿意。】

〖怂逼。〗

我被beam拉到卖奶茶的地方,不明所以地看着他点了杯冻奶,然后放到我手上,对我投来欣赏的目光。

我被他看得头皮发麻然后吸了一大口冻奶并表示了对他大方请我喝奶茶的谢意,结果就是我被他训得满脸通红。

〖我是让你拿去给ming弟,不是让你自个喝啊!你这个傻大个!!〗

【你让我去我也不敢啊,你让别人怎么想??】

〖……〗

Beam在我迫切的处境下沉默了。

【我有个大胆的想法,不如我给所有星星月亮都买一杯,这样不就请到ming喝奶茶了??】

〖你这个…傻子。〗

Beam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了只好附和我的想法给我定了一打奶茶送去排练室,因为听说星星月亮们下午都会在那里集合。

正当我打算打电话拜托julie姐过来拿时,我看见yo独自一人往我这边缓缓走来…该死的beam似乎察觉了我的想法,踮起脚尖悄悄凑到我耳边小声的禀报情况。

〖Wayo学弟正在往你进军,ming学弟原地不动对你进行冷处理。〗

我偷偷向ming的饭桌望去,只见那人冷峻的背影在埋着头吃饭,像是饿极了,正当我在心里担心起她的身体情况时,他一个慢动作回头与我对视上,我都还没反应过来他就惊的转回头去了,貌似还呛到似的蜜汁咳嗽??

〖P'pha也是来吃午饭的嘛?〗

Yo已经用人见人爱的笑容迎上了我,我被beam带着后退了一小步。

【是的呢,yo觉得新学校的饭菜怎么样?】

〖还蛮合口味的,学长你能推荐一些好吃的给我吗?〗

【嗯,这个嘛。】

我假装手机有短信过来在上面胡乱地点了几下,侧着身子让奶茶店老板给我上一杯粉红冻奶,在拿到冻奶后我就把它放到yo学弟面前的桌子上,示意他尝试一下。

〖哇好好喝,学长是怎么知道我喜欢喝粉红冻奶的?〗

【经常看见你手上拿着。】

〖啊学长你原来经常遇到我……〗

〖Pha!kit突然打电话来说他病情加重了让我嘛快去医院一趟呢!〗

Beam赶在yo还没说完时及时救场并把我带离现场,我被他扯的手臂上几个鲜红的手指印,怎么求饶都甩不开他的催命鬼手,好在远离饭堂后他终于舍得放开我了。

我迅速远离他几米远揉着伤处用无声的语言控诉着他的罪行,可下一步我又一次被他一个假动作吓得不敢乱动。

我真的不是在害怕啦,可是beam如果真的生起气来跟不生气可是完完全全的两个人啊,深知这一点的kit跟我总是在他快要变身时及时逃走,可今天没了kit,我就要少了以一位弱鸡好友替我受刑了啊!

〖Pha你这头蠢牛,可恨的中央空调!〗

【???】

〖你这幅鬼模样还想泡ming学弟?人家不去凑合你跟yo你就要谢天谢地了!!〗

【啊???】

〖再这么下去别说ming了,连我都拒绝与你同行!你这个怂货!〗

【我……】

〖别狡辩了!从今天开始,我跟kit要对你进行深层改造!!!〗

【……】

就这样,我毫无反驳之力在beam面前成功塑造了一个怂货的基本形象,被风吹凌乱的刘海翘在一边似乎也在隐约投射出我怂的内心。

我这是要开始怂逼求爱记吗?

评论(15)

热度(56)